•  
  •  
  •  
  •  
  •  
  •  

人民民主陣線 何燕堂

2016年二合一大選的局勢變化,既在預料之內,也在預料之外。預料之內的是,基層人民求新求變,尋求穿越藍綠政治力量社會基礎已形成,其底下的動力是要處理階級分配不公的生存問題;預料之外的是,這股政治動能遠超過各界預期。總統大選,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幾近覆滅;民進黨聯合時代力量、綠社盟等第三勢力勢如破竹,即將完勝。立委選舉,不分區分裂投票,時代力量、綠社盟等第三勢力迅速崛起,讓民進黨措手不及,疾呼集中選票,力保過半。台灣社會諸多矛盾已累積到要政治上奪權解決,但各方卻大多錯估形勢,低估群眾求變的政治動能。

用可測評估不可測,往往錯失良機

選舉結果雖然還沒揭曉,但從這次各黨原先對不分區的提名席次策略來分析,選前每個政黨都以為自己做了最好的盤算與選擇,安排所謂安全名單。現在看來,幾乎都算錯,通過超乎他們的預期!原本國民黨、民進黨以為安全的名單,忽然變成不安全;而時代力量現在氣勢如虹,民調預估他們可能會上8席,卻只提名了6席,若真的拿到8席的得票數,就會變成不分區有缺沒人的政治奇景。這反映了大家都自以為很會算,但最後都算錯。即使民陣多年來推動「人人參選」,已看到情勢有利於弱勢階段政治奪權,但這次也低估了群眾求變的動能,沒預料到情勢變化如此之大。局勢之不可測,可見一般。

面對不可測,我們往往要可測、穩贏的才要去做,常會錯失改變的契機。台灣社會期待穿越藍綠的社會基礎已經存在,底下的動力是但這些年許多社運界朋友認為形勢還沒到,參選無效,因為不可能贏,何必浪費力氣。這種要穩贏才幹的行動盤算,從目前的政治局勢變化來看,恰恰錯失了政治奪權的良機。

第三勢力為求勝選犧牲原則,真能寄望嗎?

這次選舉,所謂第三勢力一定會大有斬獲,但這次上去的是什麼力量?真是弱勢階級可以寄望的力量嗎?他們號稱非藍非綠,但仔細觀察他們在選舉過程的表現,大多是「非藍即綠」。

以這次最有可能拿到國會席次的時代力量與綠社盟的選舉表現來看,時代力量毫不掩飾以民進黨側翼之姿,左抱民進黨群眾,右摟柯式白色力量,為求與民進黨合作勝選,放棄原則,不敢為同黨候選人邱顯智出聲批判柯建銘。這些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時代力量就是敢接收了太陽花運動所湧現的人民改革力量投靠綠營,將階級問題簡化成國族問題,遮掩台灣社會日益嚴重的階級矛盾。新一代的綠色菁英已初步奪權成功,但從其只求勝選,依附強者,犧牲原則的各種舉措來看,絕對不會是弱勢階級可以寄望的力量。

更讓進步力量及弱勢階級寄望的綠社盟,這次選舉也極有可能獲得席次,未來將獲得更多的資源,也會吸引部分社運力量進入,相信也會提出相對進步的各項法案與政策。然而觀察綠社盟選舉過程中不惜改變立場先選上再說的行動策略,這樣的政治集結會真的是根本的改變力量嗎?

首先,綠社盟一開始宣稱,之所以跟時代力量無法合作,主要是因為跟民進黨的距離無法有共識,也就是時代力量支持民進黨蔡英文,而綠社盟不會表態支持,他們要扮演堅定的監督者。

然而,檢視綠社盟在後來選舉期間的幾個行動選擇與爭取票源的方法,卻已為求勝選改變立場。從范雲跟蔡英文一起做便當,並大量用合照文宣進行宣傳、與民進黨與柯文哲在北市組進步力量大聯盟、以及主動參加柯建銘新書發表會,以及近期造勢或掃街,都大量請來民進黨民代幫忙推薦,這幾天范雲更已不諱言公開支持蔡英文,一切為了勝選,已與民進黨做必要的妥協。

或許有人會說,那是范雲或某些人個別行為,或是社民黨的問題,綠黨並未如此,也非整體綠社盟的行動。但進一步想,若綠黨不同意,作為一個政治合作關係,為何無法在聯盟內部民主討論或公開反對?歸根究底,是否反映了綠黨也為了不分區的選票最大化,選擇妥協?

這幾天范雲受訪時說:「綠社盟兩周前共同決定,開放區域候選人表態總統支持意向,我認為蔡英文代表政黨輪替的期待。」,綠社盟巧妙地操作「開放區域候選人各自表態總統支持意向」(各位朋友,范雲可是綠社盟共同召集人,居然可以只包裝成區域候選人),迴避對總統大選表態。特別是社民黨,自稱是左翼政黨,對三組候選人的右派傾向豈可裝聾作啞,為何不公開主張總統投廢?而綠黨做為聯盟伙伴,又為何能悶不作聲?究其原因,就是採取「先求有,再求好」,先選上再說的策略。這種打著「要利用民進黨的票取得政治權力,再到立院監督民進黨」的算盤,看似合理,但民進黨是省油的燈嗎?能如其所願嗎?

工運歷史教訓,不要遺忘-借「有力者」的力量當選,「無力者」慘遭出賣!

這種「自己力量小,先求有,再求好,結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路線在工運歷史上已證明失敗!1996年資深工運人士簡錫堦(時任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就主張,先與民進黨結合,取得權力後,進去改造民進黨。當年他被民進黨新潮流提名,當了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結果呢?他原本要進去推動的勞工法案完全受制於民進黨,例如:2000年,四○工時週休二日案,民進黨無人支持此案,簡錫堦因此認為,民進黨向資本家低頭。2004年,他退黨。歷史不能遺忘,活生生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你的權力是靠別人得到的,你還想維持你的自主性,簡直是痴人作夢!然而至今簡錫堦不僅未公開跟勞工朋友公開承認他的路線是錯的,最近又扮演起推薦綠社盟等第三勢力的推手,可惡至極。重點是,勞工朋友們,這段歷史有帶給我們教訓嗎?

若綠社盟這次立委選舉,一部分是靠民進黨支持選上,那麼,進入立法院之後,綠社盟如何不重蹈當年簡錫堦的覆轍?「不拿人手短」還能堅持立場?舉例而言,綠社盟的勞工政策中,主張廢除責任制、廢除變形工時、禁派遣、終結非典勞動,反對加入TPP等進步政策,屆時執政的民進黨若不同意,綠社盟要如何因應?是準備要發動群眾搏命對抗?還是只能演出一副無奈樣,告訴勞工情勢比人強,但他們已經盡力,回過來博取勞工的體諒,屆時勞工團體是要繼續同情支持,保有「自己人」在國會的機會,還是要徹底決裂?

反省重整,整隊出擊-自己參選奪權,才是生路!

這次時代力量及綠社盟等第三勢力若真的大勝,政治情勢大好,相信一定會有原先對參選猶豫不決的朋友準備跟進,或者扭捏作態伺機而動,然而數十年的的弱勢運動經驗告訴我們,得非常警惕一件事:為何每個懷抱理想者,一旦掌握權力後,最後全部成為背叛者。

前面對第三勢力的批評,並不是苛求,而是我們長期從事弱勢運動中所苦思面對的權力弔詭難題,它的確是非常難超脫的困境。多數改革者面對這個難題,往往雙手一攤,幾乎無解,於是改革者奪權成功後,淪為被改革者,一再循環,不得解脫。我們苦思幾十年要解決這個難題,深刻體悟到權力不能隨便拿,獲取權力的手段必須目標一致,所以才想出「人人參選」這個方法來解決這個難題。人人參選是否真能解決這個難題,如果你真的思考過及面對過這個難題,希望可以過來了解我們,一起找出路。

弱勢階級要奪權,要靠自己的力量來奪權,這種想要「借有權者的力」來奪到的權,終究無法被自己掌控。「人人參選」,目標就是是讓「無力者」靠自己的力量成為「有力者」。這條路本來就難走,很多朋友跟我們說,「你們講的都對!但你們這樣太慢了!」。弱勢者力量小,所以常要依靠強而有力的政治力量,靠藍靠綠都不行,現在又靠第三勢力,這種「靠有力者」的選擇,事實證明結果都讓「無力者更無力」!不客氣講,若是對的路,走得慢,終究會走出路來!若明知另一條是死路,為何要走那麼快去找死?

這次選舉情勢之不可測的已證明,台灣社會穿越藍綠的社會基礎已超出大家預期,面對如此局勢變化,前階段認為形勢時機未到、條件不足、或認為人人參選無效、或覺得力量弱只能先與人交換的朋友,不要猶豫、不要再錯失良機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我們一起加緊腳步,篤定走對的路,人人參選奪權,卯力跟上,就能為下一波弱勢階級的政治奪權做最好的準備。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