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移民政見六主張

政見一:不分國籍,人人參政

  翻開近代史,台灣就是個移民社會,無論是唐山過台灣的閩客族群、伴隨國民黨遷至台灣的榮民老兵、還是近年的新移民與移工,人民移動本為求生存。當台灣的移民工合計已逾一百萬人,相當於每24人即有1位新住民或移工,社會必須正視其需求、及所承受的政策歧視。過去,主流政黨刻意忽略新住民,即便有相關政策,清一色是監控、防範、視之為問題,選舉期間連文宣都不願主動給。如今,看中選票利益,各種牛肉政見乍似華麗,其實新移民被邊緣化的根本問題,從來沒變。

移民工人數權益比較 修3

  沒選票,就沒有政治影響力。喪失了決定自己命運的基本政治權力,具體下場就是被漠視,各種生存權益被制度惡意夾殺。大多數政客完全看不見移民工的存在,更別說關注其人權!

三黨總統政見 比較 修3

以本屆大選為例,洋洋灑灑的各式政見中,代表國民黨的朱立倫隻字未提移民工,一個字都沒有!不曉得是覺得移民工看不懂中文,所以不必提;還是認為只要提名具有新住民身分的林麗嬋出任不分區,就可以輕易囊括選票!這不是目中無人,什麼才是目中無人?

聲勢最高的蔡英文所提的移民政見,是讓未取得身分證的新住民亦可享有社福資源、採認新住民母國學歷及推動新住民的母語教學。看似照顧弱勢移民的政策中,可曾想過還有因種種移民政策缺失而在台灣成為沒有合法居留證件的黑戶如何解決?以及2005年在民進黨執政時期針對特定21國家施行境外面談導致移民家庭來回奔波、荷包大失血的苦境?

宋楚瑜則提出3點新住民政策草案:應把新住民看做一家人、成立中央的專責機制與地方配合及提供新住民法律保障,使他們不受到家庭、社會或者是政府的暴力。說是要把新住民當自家人,但台灣人可以選總統,新住民可以選嗎?新住民拿到身分證還有等十年才可以參選,這些規定清楚排拒了新住民的公民參政權利,不面對的親民黨,真有把新住民當一家人嗎?

三位候選人不僅未回應過去政策缺失,移民政策只在施與小惠,而未面對移民在台灣最尖銳的資源分配問題,卻不給予政治權利參與決定分配;國境控管造成的國家帶頭歧視與黑戶在台生存的困境。要根本改變移民工的生存處境,第一步該是還其參政權。許多人認為,移民工來台時間短,了解台灣嗎?怎可輕易給予參政權?

我們認為,居住時間長短,與對台灣政治的了解,並不一定成正比:土生土長的台灣老公,對生活政治的議題掌握,時常不如願意關注新聞、卻只拿居留證的新住民姐妹。擁有台灣國籍,也不代表就能和這塊土地禍福同處:亡國殃民的政客、資本家,多數都是持有台灣身分證的人;一起遭逢食安風暴、石化氣爆等環境威脅的,反是依靠外食溫飽、奔波度日的小老百姓,底層移民工更是如此!

同在台灣生活,就該儘早擁有參政權力!其核心條件與基本門檻,不該是年資與國籍,而是有無了解跟實質參與;台灣應該團結這些與我們休戚與共的移民工,才能共同對抗財團與政客,打造一個更公平正義的國家。

投影片1

(外國人現行在台參政權力一覽)

我們的主張:

1. 外國人在台具居留事實滿一年,即享有地方選舉權

1980年代,瑞典、挪威等國家就開放居留滿3年的外國人,擁有地方政治權;羅馬等城市也已推動居留六個月以上的外國人,得以選出外國人代表進入市議會監督市政。2002年,歐盟公開呼籲讓各國移民享有政治權力,對於境內居留一定期限的移民/工應享有地方政治權。而近如香港、南韓,持永久居留證一定時間的外國人,也給予地方政治權;遠如紐西蘭,若為永久居民,只要連續居住一年以上,即可投票;相反的,即便是公民,若無居住事實,則無權投票!

投影片2

我們認為,外國人持居留證(包括工作、求學、結婚)進入台灣的三個月內,應由掌握里民事務的里長前往探訪跟關心,會同通譯人員、移民輔導員等進行家訪,取代現在各單位分別連繫新移民家庭而重複打擾的情形。此外,里長應定期辦理里民會議,邀請外國朋友出席;而移民署基於管理移民事務工作,應每月舉辦各縣市生活政治討論,搭配通譯人員,要求居留未滿一年的外國朋友參與。如此,將有助於移民工更快融入在地生活;於此基礎之上,給予投票權,方能發揮政治影響力,共同打造公平正義的社會。

2. 廢除國籍法第10條,外國人取得台灣國籍後,不用等十年,立即享有參選權。

我們希望修改公職人員選罷法第二十四條「或因歸化取得中華民國國籍滿十年者」之字句。

民主政治的正當性,來自全體人民對政治有平等的參與權力,歸化後的移民既然盡了相同的國民義務,就該立即享有相應的參政權。民主社會,不該允許二等公民的制度存在。

移民取得國籍,最快也要五年,若再加上十年限制,前後至少要等十五年,才能享有被選舉權。憲法保障台灣人民的參選權力,移民經歸化程序取得國籍,即應視同國人,享有憲法保障之各項權利和權力;倘若差別對待,明顯違憲!

 

政見二:大赦黑戶,就地合法

 

黑戶人數 修3

所謂黑戶,包括早年在戰後效忠中華民國來台,卻囿於法規更迭而失去合法身份的泰緬孤軍後裔,及流亡藏人等「無國籍人」;也包括像菲律賓華僑等「無戶籍國民」,雖有台灣護照,卻會在自己的國家境內逾期居留!

1970年代前後,國民黨政權為爭取華僑支持,鼓勵海外華僑返台,從寬入籍。時移政遷,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國籍法施行細則修正,需正式官方文件才能證明曾具華僑身份;其後又修改移民法,規定無戶籍國民須連續七年、每半年出入國境一次,才能申請居留證。規定趨嚴,導致許多人難以穩定工作,為維繫家庭經濟,而被迫逾期,連健保都不能申請。

此外,外籍移工,早期無法自由轉換雇主,至今轉換雇主仍有條件限制;家庭看護工不受勞基法保障,且與最低薪資脫鉤--移工身處惡劣的勞動條件,加上高額仲介貸款,往往被迫逃逸而逾期。而從特定二十一個國家的境外面談,到嚴苛的國籍歸化條件,每個行政環節也讓外籍配偶可能淪為黑戶。
188011883

黑戶成因各異,卻都被迫過著長年躲藏、沒有身分證明、喪失基本工作及生存權益的生活。

我們的主張:

歐美國家曾以就地合法,大赦黑戶、移工轉移民等進步政策來解決問題,不僅增加勞動力、安定社會,更豐富了在地文化的多樣性。

1. 新任總統『大赦黑戶,就地合法』,解決目前所有黑戶

美國有千萬人,逾期人口達一千一百萬,佔總人口3%。按人口比例,其黑戶為台灣十倍,按人數則是一百五十多倍,都能於2014年11月推動「夢想者合法方案」,初步使得一半的無證移民受惠,可合法工作三年、緩遣返出境。

義大利則在2012年9月推動「註冊合法化」,只要義大利公民、或持義大利居留證、或持歐盟居留證的外國人,能提出已聘僱該無證移工個月的事實,就能將該移工化暗為明,且被保障至少六個月的雇用薪資。

台灣應該比照其精神,由總統提出特赦,經行政院院會通過、立法院議決,將各種黑戶初步大赦、統一註冊登記,具體保障其生存,彌補因錯誤政策導致的黑戶問題。

黑戶 解決方法 修2

2. 新任立委,通盤翻修相關法規,避免繼續製造「黑戶」

移工相關政策,應保障本外勞薪資不脫鉤、家事工適用勞基法以保障勞動權益,並由國家統一管理、調度移工人力,保障移工自由轉換雇主的權力,避免移工受到不良雇主及仲介的剝削對待。長年居留台灣工作、奉獻大半青春血淚的移工朋友,更該思考如何開放其成為台灣人的制度空間。

現行國籍法,因採取單一國籍認定,且要求外國人須先放棄母國國籍才能申請歸化,極易產生無國籍的人球問題;應保留雙重國籍的認定空間,待歸化完成、確定不會再撤銷台灣國籍之後,給予充足時間選擇是否放棄母國國籍,以保障人民自由遷徙的權力。

現行移民法,存在無戶籍國民的專章制度,同為國民卻不能享受相同權益,甚至會在自己的國家逾期居留;相關章節應先刪修不利於人民的限制,包括連續七年、每半年出境一次的要求,並朝向整個專章廢除。又,應廢止外交部駐外館的註記權力,許多婚姻移民動輒於依親停留、居留的過程被莫名加註,被迫成為負擔高額出入境成本的受害者,無從追問;行政單位應各司其職,以避免出現權責不清、相互卸責,而損害移民權益的情況。

唯有全面檢討國境控管及移民工之相關制度,方能根本解決黑戶的結構性成因。

 

政見三:廢除婚姻移民的境外面談

 

2003年12月起,台灣以杜絕假結婚來台工作或從事不法為由,針對「中國人民申請來台團聚」全面實施面談制度;2005年起,又畏於美國反人口販運評比的壓力,針對特定21個國家實施外籍配偶「境外面談」嚴格審核:集體面談改為個別面談,並限制每日審查量。

境外面談 流程 修2

相關政策,使陸配人數自2004年起驟減2萬4千餘人,外籍配偶則自2005年起減少6,530人。當政府以此作為防範「假結婚」及「反人口販運」的績效而洋洋得意時,我們認為嚴格審核的境外面談,無法分辯婚姻真偽,不應假防範之名,行「控管底層人民婚配自由」之實!

境外面談 特定21國 修2

陸配及21國的新住民,必須先在母國辦完婚宴、曠日費時地來回出入國門、接受駐外館代表刺探床第隱私等檢查,才能來台依親或結婚;非但嚴重影響台灣配偶的生活及工作,更常因莫名理由被退回申請、或加上不得延簽的註記,妨害家庭團聚。倘若跨海婚姻難以維繫而中斷,還得面對親友壓力,身心俱創。

這樣的文件驗證與面談機制,常使當事人為了順利通過而被暗示送紅包,或花錢找仲介處理,根本只圖利了兩國政府官員與仲介!再者,被台灣政府貶抑、差別對待的21個特定國家,多數是經濟弱勢國家,更顯示台灣政府的傲慢與自以為是!

我們的主張:

台灣不該以這種國境控管的方式,箝制人民自由締結婚姻的權力,特別21國的境外面談僅為外交部領務局自行訂定的行政規則,僅須外交部直接修改即可,根本不需修改任何法令,因此我們認為:外交部應立即廢除這樣的境外面談!

IMG_1447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