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一、十二年國教應採柔性課綱,尊重各地民情與校園民主程序

十二年國教應採柔性課綱,尊重各地民情與校園民主程序,校內課程由親師生透過民主程序討論決定,班級課程由教師與學生協商。政府提供資源建立交流平台,鼓勵各校研發具在地特色與競爭力課程,透過校際分享,確保課程品質。拒絕由政治菁英與專家學者結合訂定由上而下各式單一化的教育政策與外加式法定課程。

課綱不應是統治者灌輸意識型態的工具,目前藍綠兩黨皆未釋放統治者制定課綱的權力,試圖透過教育掌握人民的意識型態。民陣認為十二年國教是人民享有的基礎教育權利,課綱不該只在統獨框架下打轉,教育應回歸人民的教育,由上而下制定的硬性課綱仍有其侷限性,台灣多元族群的生命經驗,如原住民、新住民、工人、身心障礙者…的生命經驗,可能被制式的課程所消音、隱匿。

我們提出「國民教育法」、「高級中等教育法」中需明訂,十二年國教課綱制定應該公開化、透明化、彈性化、在地化,課綱內涵以柔性為主,只有大的骨架,課程血肉應由各校因地制宜,透過校內課程發展委員會,討論落實。實質課程的設計兼顧班級學生個別差異,回應每一個學生的需求。為提升教師課程研發能力,政府需提供資源建立交流平台,課程的制定研發可由教師、家長、學生一起合作,鼓勵各校研發課程分享,兼顧多元與品質。

目前專家學者結合政治菁英訂定各式看似進步的法令,如「家庭教育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環境教育法」…等,為避免由上而下的法定課程綁死校園,無法具體回應校園師生需求,主張廢除法定外加式教育宣導課程,新興重大議題的實施,應於校內課程發展委員會討論通過再實施。

二、駐校蹲點式輔導方案,取代各項校務評鑑制度

駐校蹲點式輔導方案,取代各項校務評鑑制度,邀請基層專業工作者入校進行校務視導,見賢予以獎勵、見不賢能提供資源給予具體改善方案。

校務評鑑、專案評鑑與分項訪視等校園評鑑過多、評鑑指標多也常流於形式,校園行政教師更為應付評鑑疲於奔命、失去熱情,應讓學校辦學回歸教育本質,把老師的教學時間還給學生。

為求教學正常化,建議全面取消書面資料審查評鑑模式,改以專業人員駐校蹲點式(1-3天)輔導方案,進入校園了解教學現場真實面貌;蹲點人員之聘任,應以長期擔任第一線教學工作的專業教育人員為主;駐校蹲點後的觀察結果,直接回饋給各校,並從輔導教育的立場,理解不同校園生態,給與相關資源,發展後續實作方案;訪視後縣市教育局應建立相關交流平台,讓各校分享實作,促進良善互動,具體認識各校不同的作法。

三、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法」修法,避免學生被國家法令標籤

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法」修法,18歲以下學生之間的性別平等事件,不用「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之防治」篇章處理,避免學生被國家法令標籤,高中以下人際互動及性別間交往問題,應透過教育方式,或由校規處理。

在校園內,以下這些項目已成常見的性別平等通報事件。

  1. 三、四年級小男童愛玩互相追逐,玩到互脫對方褲子,可能是疑似性騷擾!
  2. 弱勢女同學渴望同學情感,經常找機會去接近班上同學,造成同學不舒服,也可能是疑似性騷擾?
  3. 青少年談戀愛,結果發生了性行為,被老師知道了,可能先通報疑似性侵害?

我們主張 18 歲以下學生之間的性別平等事件,不使用性別平等教育法中有關「校園性侵害、性騷擾及性霸凌之防治」章,這一章已嚴重違反校園民主落實與易成為管制學生人際學習與戀愛的工具。

性平法在過去幾年幾度翻修下,為避免弊端,已越修越趨嚴格,如 2011 年時立法院增修條文要求教職員若發現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須在 24 小時內通報,否則將罰三萬到十五萬元,若再度發生校園性侵害事件予以免職或解聘。此條原意雖是為防止狼師,但其造成的效應確是校內教師只要聽到校內任何「疑似」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就立即通報,造成看到黑影就開槍。單從性別平等的角度,將學生之間玩鬧逾矩的行為過度誇大成疑似性騷擾、青少年合意性行為被先以疑似性侵害通報,造成學生、家長、學校的恐慌。

事件在進入調查程序後,因調查本身的法制權力,及學生雙方在事件中已被定名為行為人、被行為人,再加上調查時的恐懼,及雙方家長擔心孩子說錯話不利於判決,而讓原本學生間人際互動事件,更難有教育輔導的空間。

家長們關心孩子在學校的學習與成長,我們更應該探討性別平等教育法裡的「校園性侵害、性騷擾及性霸凌之防治」章其利弊得失?它或許有利,但亦不可不省思其弊!

校園學生的人際互動與交往,學校當然要積極處理,要依民主程序所訂定的校規來處理,校園內部有各種不平等的現象,如升學競爭、階級、性別、種族、學習弱勢、人際弱勢、身心障礙…等等,不應只有單一狹隘的眼光。學校不應以升學競爭作為管教合理化的方式,亦不可單一化用性別、種族的視角,來解讀校園人際互動複雜現象,不只性,任何不合理權力都要說NO,但需要多元視角與對話,事件處理要民主,兼顧不同學生的差異。不可為了性別平等,犧牲校園民主落實 !

四、立法規範各種醫療資源進入校園,避免讓發展中的孩童過度依賴用藥

立法規範各種醫療資源進入校園,家長應得到該醫療資源利弊之充份資訊,降低每班人數至20人,讓教師有條件提供醫療之外教育輔導替代方案,避免讓發展中的孩童過度依賴用藥。

健保≠福利,醫療≠教育

新北市衛生局原本於 2014 年 4 月起,要針對全市小二學童進行免費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篩檢及診斷評估計畫,第一次掛號費及健保部分負擔由市府買單。這種看似「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政策」乍看是福利,實質上是將孩子的行為推向病理化的診斷,同時更令人擔憂的是診斷後面若推向藥物控制,對孩子將造成更嚴重的身心傷害,也錯誤使用全民健保資源。我們發現由於醫療的利益龐大與速效、便利,醫療已入侵校園,藥物正在控制發展中的學生。

為此我們曾打過的仗:成功阻擋「新北市實施小二ADHD篩檢計畫」

  1. 2014.6.14(六)「快樂過動不是病,里民作主政治維他命」記者會與論壇
  2. 2014.7.20(日) 小孩好動/視力不良,是病?不是病? 爸媽睜大眼,里民監督作伙來
  3. 2014.8.30(六) 過動兒全面篩檢爭議探討論壇—教育現場病理化與問題化的危機(接受台灣應用心理學會邀約於輔仁大學參與論壇)
  4. 長期與全國校護協進會協力,反對北市護眼護照全面點散瞳檢查的做法,兒童身心健康被過度醫療化。

用藥問題嚴重,人民應有知的權利

依據社團法人公民人權基金會 2014 年 7 月調查:

  1. 全台抽樣552所國小,由學校轉診兒童心智科或精神科,所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學童裡,有 82.64% 會被開藥,而在吃了藥的兒童裡,有六成會有藥物副作用。
  2. 美國被貼過動標籤的兒童,從 1990 年 60 萬名孩童增至 2013 年 250 萬人,高達 5.6 倍。台灣衛福部統計全國 5-9 歲孩童被診斷過動的人數,從 1998 年 3274 人增至 2013 年 3 萬 7 千人以上, 15 年間有 11 倍的成長率,遠勝美國!
  3. 不只兒童台灣民眾 70% 以上的成人,身邊的人曾經或正在吃精神科藥物!

我們的主張

目前各種醫療專業與資源,透過行政體系,進入校園宣導各種心理疾病、蘗物治療的有效,學校裡學生有憂鬱症、過動症、亞斯柏格症、懼/拒學症、躁鬱症…等等病名與標籤。學生適應不良行為被當成有病,以藥物解決行為問題,如多數過動症的小孩從小就被要求服用「利他能」、「專司達」等藥物,解決孩子課堂上活潑好動的問題,沒有從課程設計上去改變,因材施教。

我們認為,應降低班級人數至20人,讓導師有照顧輔導每一個孩子的空間,能規劃個別差異的教育輔導方案;學生的問題行為不一定是有病,也不一定要吃藥,應立法要求人民對各種醫療用藥有充份知的權利,學校應提供非用藥的教育輔導方式,教育應發揮功能,醫療不是教育,別讓我們的下一代都依賴用藥解決問題。

五、鄰里生活與學校教育一體,減輕雙薪家庭及上班族負擔

鄰里生活與學校教育一體,成立社區「綜合服務學習中心」,結合幼兒園、長青學院、社福服務等,家庭就近取得資源,幼青壯老、孤寡殘疾互相照顧扶持,減輕雙薪家庭及上班族負擔。

根據內政部統計台灣 65 歲以上長者約有 280 萬,學齡前嬰幼兒約有 150 萬,衛福部統計台灣約有 114 萬左右的身心障礙人口。

家有老、小、殘、障、病都是家人極大的負擔,立法院雖於今年五月通過「長期照顧法」,但我們對於長照財源及照顧方式的設計仍有憂心。另外,針對嬰幼兒的托育照養,目前政府亦無一個長遠的政策規劃,只以發放托育補助費的方式,公立托兒、幼稚園亦不足,私人保母收費昂貴,照顧品質又無法確保。國小課後安親班,國中課後補習等現象,仍是非常普遍。

我們認為目前各種照養托顧政策,全部以提供專業化人力角度思考,不僅可行性低,費用亦較高,不如提供社區化的服務方案,如於各社區成立日間的「綜合服務學習中心」,白天時讓老、小、殘、障就近就能得到照顧的空間,而且老、小、殘、障亦能各自發揮專長互相照顧,減少照顧人力與成本。

透過社區化的互相照護托顧「綜合服務學習中心」,幼兒從小就能學習與老、殘、障者互動與相處,在教師、保育或教師的帶領下,在自然的環境下,學習如何與長輩、與障礙者相處。

六、孩童家長可彈性工時,陪伴子女、參與「綜合服務學習中心」活動

家有國小以下孩童的家長,可選擇彈性工時,除陪伴照顧自家子女,亦需參與社區「綜合服務學習中心」活動。經濟弱勢家長經評估,應提供基本薪資補償。

台灣雖然訂定了非常進步的「家庭教育法」,但台灣父母工作時間長,台灣的孩子放學後多要到安親班或參加補習,光有家庭教育法,但缺少親子相處時間,家庭教育如何落實?我們主張降低勞動工時,提高薪資,讓勞動父母有條件發展親子關係,及創造出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相關連的可能性。

另,勞動權益應納入學校主題課程,員工不要加班超時工作,老闆應該聘僱足夠人力,不要以臨時、外包派遣、約聘僱等非典型雇佣方式來補足。對於家有國小以下幼兒父母可申請由二至三人分擔一份全職工作,或申請減少部份工時提早下班,讓父母有時間陪小孩,協助社區照護工作,人民互助,可減少長照支出。

並且,在社區設置「綜合服務學習中心」開放社區現有的各種空間,例如:里民活動中心、關懷據點、或學校空間等),申請彈性工時照顧國小子女的家長亦需投入服務,建立社區化的互助、共學、育樂的活動空間,補足弱勢家庭環境文化資源的不足。

七、配合台灣高齡化,跨部會合作,整合相關政策

跨部會合作,要求衛福部、教育部、勞動部等,配合台灣高齡化、少子化,應整合長照、公衛、社會福利、幼兒教育、社會教育、勞工福利等政策。

托育照養教化資源過去多數是由個別家庭承擔,為因應社會的變遷,家庭型態越來越多元,我們認為托育照養教化應該公共化、服務社區化,能補足各別家庭托育照養教育化資源不足的問題。

目前各政黨政策亦是依各部會專業分工規畫且多由所謂專業人力進入,如衛福部是由醫師、護理人員、社工師、專業褓姆等提供服務,教育部由教師、幼教師、社區大學教師等提供教育,我們認為托育照養教化是可透過社區彼此互助、整合的,如長者可以幫忙照顧孩童,孩童可與長者互動,不同障礙者可互相照顧,而且可在互相照顧、共同學習的基礎上安排學習課程,此是幼兒教育、亦是社會教育的一部分。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