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情慾階級與性資源不平等

kerker

近年來台灣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城鄉差距、經濟條件的落差已是嚴峻的社會現實,然而,經濟條件也同樣影響了「情慾資源」的落差。社會秩序維護法在 2011 年修改後,目前的法令授權地方政府可設置區域合法管理性交易,然而修法後四年,全台灣仍沒有任何一處合法空間,導致實質娼嫖皆罰,打壓底層娼妓的生存空間,但帝寶法官照樣可以隱密召妓;高官權貴可以三妻四妾玩很大,重障者卻要憋死一輩子。

台灣目前的社會樣貌:

婚姻窄門進不去,擠進去了又拼命要出來:結婚率低、離婚率高

台灣的結婚率逐年下降,離婚率則是強勁上揚。22k窮忙族連養活自己都困難,更遑論成家生子,然而「性」的需求並不會因為成不了家而消失,更直接的結果是,「性」不再只限於婚姻內。

1945~2010年台灣結婚率與離婚率

1945~2010年台灣結婚率與離婚率 (資料來源: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

性交易的社會意義是什麼?

從資深性工作者的角度來說,提供性服務,同時也是承接客人的各種生活中的疑難雜症和情慾疏導。

因為承接了千百種的不同客人,所以更有能耐對應五花八門的問題,也可以從性工作者的角度,和客人交流性的觀念。即便是在非法的狀況下,仍願意花力氣接待身心障礙客人的性工作者可樂說:

「我不只是性工作者,也是客人的心理諮詢師。因為我傾聽了許多客人的心聲,這些是一般人不願聽的 。沒有配偶伴侶的成年男性難道就沒有權利擁有性嗎?」

可樂,是從業近十年的流鶯個體戶,長期在非法處境下工作,導致有憂鬱的狀況,而需要看精神科醫師拿藥。正因如此,她對身心障礙者感同身受,更開始關切障礙者的性資源與管道。

為什麼成人性交易需要合法化?

sex03自 1997 年台北市長陳水扁廢公娼開始,公娼為了爭取工作權而奮力抗爭,讓台灣開始有機會討論與關注性工作者的工作權以及社會加諸在性工作者身上的污名。日日春協會十八年來,持續進行性工作去污名與性交易合法化的運動。

雖然在部分人的眼中,性工作並不是被鼓勵的「好工作」,性工作者也經常承受著社會加諸的歧視。但如何將工作風險降到最低,進而讓性工作者的勞動價值受到尊重與肯定,更是重要的目標。

本次立委選舉的聯合參選人蕭怡婷、郭姵妤是日日春協會的工作者,經驗到在非法處境下的性工作者,勞動條件更糟糕:

  1. 非法造成底層性工作者的勞動處境危險。
    如:若遇搶劫砍傷等,報案時還得先被警察辦性交易違法。
  2. 提供性服務時,無法保障公共衛生。如:若戴保險套,反而在取締時變成是證明違法的證物
  3. 為了非法經營,助長業者行賄、民代關說及警察貪腐,這些錢卻是性工作者努力服務所賺來的。
  4. 加深性資源不均。如:單親爸爸媽媽、身心障礙者和老人、窮人本來性資源就少,但性交易非法使他們更不易取得資源…等。

如果性交易合法….

政府可以監督管理,性交易紛爭可求償,避免暴力剝削,公衛教育可以宣導預防,政府亦可「課稅」回饋社區鄰里。

性交易政策,兩黨總統候選人都沒法誠實面對

在底層性工作者和日日春的長年爭取下,終在 2009 年大法官釋憲,判定社維法「罰娼條款」違憲,要求政府兩年內必須修法(2011/11)。然而,兩黨面對此爭議議題,都不願意徹底改變。

朱王(國民黨):挺政院版「娼嫖皆罰,特區除外」,不顧弱勢

2011 年,行政院端出的版本是「娼嫖皆罰,特區除外」,這就好比「停車違法,除非在停車格內」,但是政府卻沒有劃定任何停車格,荒謬至極。沒有解決任何非法化下的問題,弱勢者仍是政策祭品,只是把合法的責任推卸給地方而已。王如玄雖然個人支持合法化༌但如何面對黨內畫了一個徒有形式的專區,但地方政府是「得」設而非「應」設,所以至今無下文。

蔡英文(民進黨):黨版「罰嫖」,明知無法解決「等我選上總統再慢慢談」

2011 年,面對政院版,民進黨團提出「罰嫖」版本,換湯不換藥,繼續全面地下化,一樣沒有解決問題。更好笑的是,因為看到身障者去抗議,所以還加註「若是身心障礙者,其情可憫,可減輕罰則」,性權應該是基本人權,怎麼變特權?!

當時蔡英文正在參選總統,雖然在跟婦女團體座談時批評「罰娼、罰嫖、或性交易專區,都無法解決性交易的問題」,卻也沒提出負責任的立場與態度,只回答「等我選上總統後再慢慢談」。

民進黨呢,主張「罰嫖」,罰嫖的效果其實會轉嫁到小姐身上,實際上就等於是罰娼,同樣是繼續讓性交易非法化!

我們的主張:【中央應修法】性交易除罪,娼嫖都不罰

曾有台北流鶯提到,當她在澳洲娼館被客人欺負時,警察前來處理,竟然跟她鞠躬道歉說「sorry」,讓她感慨萬千,為什麼在台灣得倉皇躲警察,在國外反而是警察保護她?性工作者要的不過是「尊嚴」,能昂首挺胸工作,不需靠後台才能生存。

我們希望,情慾資源不該因階級而有差異,畢竟每個人都需要親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幸運地享受到親密。無論是身心障礙者、老人、窮人、遊民,無分性別與性傾向,每個人尋求性的方式,只要沒有侵害到他人,都應該被尊重與理解,不該被法律所處罰。

中央修法:應修法將「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1-1 條,改為「娼嫖不罰,定點管理」。

現行法令「娼嫖皆罰,特區除外」,這表示原則處罰、例外開放,但我們認為應該倒過來,改成「娼嫖不罰,定點管理」,成年人之間合意的性交易不該被處罰,且應被視為一個行業來管理,商業登記與地點管理都可以規範。

流鶯窮得要賣B,柯文哲擺爛,不落實性交易合法管理

sex05以台北市為例,民進黨與柯文哲市長為整合台北市第三勢力,在綠軍艱困選區聯手推出「首都進步大聯盟」(首都改革陣線),涵括各色黨派候選人,為 2016 大選固盤。日前柯文哲赴三重為民進黨籍候選人同台時,記者提及是否違背「四不承諾」,柯文哲還回道:「我最多只有『坐檯』,沒有站台」,不但迴避了記者的質疑,更是繼波卡事件之後,又再度消費了性工作者。

 

在柯市長四處忙著輔選的同時,長年站在妓權運動的第一線,為街頭性工作者發聲的流鶯 Miko,今年(2015) 10 月間在網路論壇上刊登廣告,卻遭台北市警局昆明派出所警員以觸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為由,移送地檢署偵辦,很可能近日就會被起訴,罰金最高可達100萬!

2011 年社維法修法,改成「娼嫖皆罰、專區除外」,台灣已經有了性交易合法化的法源,授權地方政府設置性交易專區之後,至今四年,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政府設置合法的工作區域。台灣的性交易法制實質上就是「娼嫖皆罰、全面非法」。流鶯無處工作,轉往網路自求生路,卻仍遭法令打壓。

柯市長顯然還沒從「波多野結衣悠遊卡」事件學到教訓,面對攸關小姐生計的性交易議題,更不該迂迴閃躲!您不設置合法的性交易空間,讓小姐有地方安心工作,也從未嘗試過任何政策辯論,現在不僅浪費警力釣魚濫抓小姐,還忙著站台輔選?我們呼籲柯市長,莫荒廢市政,請啟動性交易合法化的社會討論,給性工作者一個合法的工作空間。

關於性交易,柯市長/北市府不會告訴你的事…

修法會這麼困難,也反映資訊和溝通不足下的民意,根據內政部和媒體民調,雖有七成的人贊成將性交易當成一種行業來管理,但也有五成的人反對設在自己所在縣市。不過,你知道自己所在縣市的實況是什麼嗎?

在波卡風波的時候,對於媒體提問台北市性交易合法立場,台北市府回應:「性交易的社會意見還很分歧,目前無相關規劃。」事實上,台北市卻是台灣性產業最多的前三名縣市。包括百來間酒店、300多家旅館飯店與合作的應召業,還有養生館和護膚店…

台北市的性產業,都分布在哪裡呢?

sex06

性交易多在商業區發生,但它的分布,遠比我們想的更廣。也許你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中山區或萬華區,不過在台北市警方的性產業分級中,大安區在全台北排行第三名!

性交易幾乎每個行政區都有,只是型態不同,並非只集中在單一行政區。

但也不需要擔心合法化會造成性產業到處都是,因為商業行為就是要人潮,會集中在人多的交通要道或商店街巷等,較少在純住宅區中經營。

那台北市警察性交易取締狀況如何?

性資源與資本成正比,有錢人可以上招待所,但被取締的多是底層性工作者與客人。

性產業地下化,表面上看起來好像

沒有色情,實際上對於公共衛生防治與勞動安全都不利。

sex07

我們的主張:【地方政府】應推動性交易合法區域試點,並由大安區率先施行!

sex08

台北市性交易地點如何合法?應該要怎麼想?!

或許有些人不認為性產業是值得鼓勵進入的行業,但性產業的存在的確是無可忽視的現實。

這個產業中,有許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也有各種職業風險需要因應,但如何提昇與改善勞動環境和產業體質,也和制度如何提供良性的引導很有關係。

我們認為創造一個對性工作者友善的工作環境,首先仍要讓性交易化暗為明,並逐步推動落實合法管理,先選定區域進行合法的試點,我們認為應該從大安區優先推動。

大安區的性產業在哪裡?

大安區的成人性交易場所,多半是廣義的情色娛樂業,如酒店、三溫暖、鋼琴酒吧等,但多半仍有性交易存在,俗稱「掛羊頭賣狗肉」。

此外,大安區也有私人招待所、高級住宅中的個人工作室和高級旅館的應召業。

特別的是,大安區分佈的,多是屬於性產業中高消費的頂級業態。在這些頂級性交易場所裡消費,最便宜一次交易起碼3萬元起跳。初步估計共約80家。

如果由大安區率先合法,有什麼好處?

我們認為,由大安區率先性交易合法化,就是由性產業中最高檔的區域當領頭羊,也是刺激其他行政區性產業向上看齊,同時提昇服務品質與照應地方環境!

有些人可能會擔心,如果性交易在市區營業,會不會造成環境上的負面影響?譬如有人擔心住家地點附近有成人娛樂、八大及性產業場所,半夜酒客喝酒鬧事、深夜聊天講話,會干擾生活安寧;有人則不希望車流人潮過多;或可能也有人不希望有看到有情慾意象的門面招牌。我們認為以上這些問題都可以透過具體規範來解決。性交易是服務業的一種,有時反而比起對地方造成環境污染的工業好得多。

況且,我們若觀察大安區現存的性產業的經營方式與區位,以上這些問題,在實務上早也一一克服了:

在高級文教區中與社區共存,最高境界就是…

  1. 店家門面隱密,低調到連鄰居都難以發現。
  2. 高檔隔音設備,聲音好聽的小姐就算凌晨唱歌也不怕吵到人。
  3. 重金裝潢,燈光美、氣氛佳、有格調又高雅,和文教區沒有違和感。
  4. 客人們都是富商高官,店裡的工作者服務、條件俱優。
  5. 從事非法性交易保證安全不會被警察抓。

sex10 sex09

 

人民民主陣線主張,地方政府面對性交易的合法管理應:

性交易合法管理應先上路試點,再訂立地方自治條例:

台北市先選一區域進行試點,建立進步的、去污名的模式,試點三年,評估利弊,再逐步擴大其他區域進行合法。試點的結果應作為「地方自治條例」訂定的參考,將性交易納入管理。如上所述,重點應放在直接從事性交易的工作者,例如流鶯,由公部門與妓運團體介入,發展與社區共存的自律守則,及性工作者需要的通路空間。

協助性工作者自主勞動,成立合作社,提供弱勢者(如窮人、老人、身心障)情慾資源與性交易空間。

(民陣成員及日日春協會持續推動中)

讀到這裡,也許部分人可能還是有一些疑慮,歡迎大家來大安區的競選總部一起對話、討論,我們交流分享你的生活經驗與擔心。也歡迎來參與我們舉辦的娼妓相關活動,或是到過去合法的公娼館文萌樓1)

台北市定古蹟歸綏街文萌樓:(地址:台北市大同區歸綏街139號1樓)

文萌樓起造於1925年,至1950年代被納入台北市政府的公娼管理。它不但見證了台北一甲子的風月史,1997年陳水扁無預警廢娼時,更成為當時反廢娼運動的抗爭基地。在那個對於性與性道德,仍有許多禁忌與重新摸索的年代,公娼對抗的不只是政治強權,還包括一般人對「賺吃查某」的誤解與污名。文萌樓,不只是公娼們幹出來的,更是一座捲動底層運動、去汙名與反歧視的精神堡壘。走走逛逛,了解以前的公娼制度,更進一步認識性工作。

 


  •  
  •  
  •  
  •  
  •  
  •  

References   [ + ]

1.

台北市定古蹟歸綏街文萌樓:(地址:台北市大同區歸綏街139號1樓)

文萌樓起造於1925年,至1950年代被納入台北市政府的公娼管理。它不但見證了台北一甲子的風月史,1997年陳水扁無預警廢娼時,更成為當時反廢娼運動的抗爭基地。在那個對於性與性道德,仍有許多禁忌與重新摸索的年代,公娼對抗的不只是政治強權,還包括一般人對「賺吃查某」的誤解與污名。文萌樓,不只是公娼們幹出來的,更是一座捲動底層運動、去汙名與反歧視的精神堡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