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總統辯論拖延了許久終於上場,我們看到藍綠因爭取 2016 總統大位,雙方人馬接二連三爆發炒房養 地醜聞,王朱蔡都曾在不公平的居住政策上獲利1)李燕、鍾君竺〈「炒房者們」的階級排序──朱蔡王的對決〉。在總統辯論場上,朱蔡再度拿此事出來說嘴,互批對方炒地皮,顯見雙方都還沒認各自的帳。更關鍵的是,養地和囤房正是台灣高房價的禍根2)章定煊〈養地囤房是台灣高房價的元凶〉,不管誰上任,能夠在政策上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發生嗎?這點,雙方都迴避。

台灣高房價的解方,‪‎不在新建更多社會住宅‬,因為台灣房屋早已供過於求。擁有 4 戶以上的人, 只佔台灣總人口的 1%,卻持有 180 萬間房屋,佔總體房屋比例的16%3)根據花敬群教授之演講PPT「讓下一代公平競爭的源頭」,全台擁有四戶以上者有26萬8千人,除以全台人口數2,346萬人,為1.14%,擁有了近180萬間房,占總房數的16.2%。,已是明顯的分配不均,我們認為應該實行「徵、還、賺」,實踐平均地權的精神:

  • 「徵」收 1% 囤房者的第四戶,‪
  • 將他們囤積的百萬房屋「還」回來‬,‪‎
  • 讓 99‬% 平民共享,才能「賺」一個漲價歸公、平均地權的社會。

蔡、朱、宋不敢打房,只提社會住宅延緩矛盾,還要浪費上兆公帑與多少公有土地?

就目前看到的總統候選人居住政策,蔡英文提20萬戶社宅,透過新建和容積獎勵;朱立倫提20萬社宅,透過空屋出租、租屋補貼、興建社宅;宋楚瑜提出給年輕人「兩桶金」,第一桶金是住屋給予市價七折的優惠價格,第二桶金則是先挪用部分勞退金作為置產基金。

他 們三人的共通點是:不打房、不打擊投機炒作、繼續投入納稅人的錢蓋房子4)袁孔琪、鍾君竺〈蔡英文和洪秀柱不敢拿高房價禍首開刀,只拿社宅搪塞〉。但是,台灣房屋早已供過於求,繼續興建社宅,其實是相當不環保的政策。想想看,已經過度擁擠(但又充滿空屋)的城市,還要繼續蓋房子,不就是讓整個城市更加水泥化?當都會區的首長們一邊大力談田園都市,希望空間往生態、綠化發 展時,為何我們需要去種不必要的房子?幾十年來都市擴張,不斷把農地、林地變成建地,然而當今天房子已超過實際需求時,何以我們不能大膽的想像逆分配,把 投資客手上的囤房收回來當社宅,甚至把不需要的建地變回農地、林地?

依實價課稅、漲價歸公,應補稅收至少11.8兆,相當於6年的中央總預算

p3

幾十年來,房地產集中形成壟斷的現象愈來愈加劇5)礙於中華民國政府的土地總歸戶資料遲遲不願公開,土地集中壟斷的現象難以具體數字呈現,但以最近剛過世的地產大亨林榮三為例,報載他擁有台灣近40萬坪的土地,堪稱台灣地王,土地集中現象可見一斑。。若以家戶論,12% 的家戶無房,85% 家戶有1-3房,能像朱王蔡這樣一度擁有四戶以上的,只佔台 灣總家戶3%,為總人口數的1%,卻擁有全台灣 180 萬(16.2%)的房子。6)根據花敬群教授之演講PPT「讓下一代公平競爭的源頭」,全台擁有四戶以上者有26萬8千人,除以全台人口數2,346萬人,為1.14%,擁有了近180萬間房,占總房數的16.2%。。這當然是過去執政的兩大黨種下的惡果。關於土地房屋的持有稅、交易稅,稅基幾十年來都跟實價脫節,造成房地產交易明明賺 1000 萬,課稅所得可能只計 100 萬;但工作薪資所得稅賺 100 萬就要用 100 萬課稅,是極度不公平的。

過去,政府用稅制調控,讓土地/房屋持有與交易稅完全與市場價格脫節,造就了一批靠房地產獲取暴利,卻繳交不對稱稅金的地產階級,讓整個年輕世代住不起。民陣估算,房地產飆漲的過去 30 年來,依據實價課稅、漲價歸公原則,概算人民損失11.8兆,達6年中央總預算。

p7

  1. 資本利得稅-土地增值稅損失近 3.5 兆
    保守估計,民國 73-102 年這三十年要補課的土增稅為 34,859億,接近 3.5 兆。7)土地增值稅 = 土地公告現值 x 累進稅率。我們的計算前提是:1) 假設土地公告現值一直維持在土地市價的一半,暫不考慮這30年間兩者的變化。 2) 基於漲價歸公的精神, 補徵基準達到實質稅率40-60%。稅率這麼高,因為土地會漲價是來自於公部門的建設,而非私人的付出。同時能減少投機炒作。
    由於民國 91 年土增稅減半,我們得將土增稅損失以民國 91 年為基準,拆作兩部份。民國81-102 年土增稅稅收資料來源為財政部。民國 73-79 年土增稅資料來源為政大研究資料
    民國 73-90 年的土增稅收入估計為 17,463 億,(80-90年總數13,963億,80年以前沒有精確數字,概估3500億),稅率是40-60%,但因公告現值只有約市價的一半,所以實質稅率約20-30%,要達到實質稅率40-60%,應補徵一倍,共 17,463 億。
    民國 91-102 年的土增稅收入為 8,698億,稅率是 20-40%,但因公告現值只有約市價的一半,所以實質稅率約10-20%,保守計算應補徵兩倍,共 17,396 億。
  2. 資本利得稅-房屋交易所得稅損失 3,522 億
    依據民 88~103 年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專冊,將稅基調至市價,稅率改以2016年即將實施的房地合一課稅稅率試算,預估16年來短徵共3,522億元8)房屋交易所得稅 = 房屋交易所得x綜合所得稅累進稅率,房屋交易所得 = 房屋評定現值x當年財政部核定比率(例:103年為15%)。依據101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專冊,房屋交易所得總數為 187 億元,房屋交易所得稅 24 億。根據393公民行動平台「房地產稅制改革建議」, 房屋評定現值不到市價(實價)的一成。因此,實際上的房屋交易所得為187億x10倍,為1,870億元。
    稅率以 20% 計算,房屋交易所得稅至少應收 1,870億x20%= 375 億, 高於現行稅收24億元,足足有16倍,短徵了351億。(20%的稅率是依據2016將施行的房地合一稅中,長期持有房地的交易所得稅率20%。此數值採 保守低估,因為如果是短期買賣,稅率高達40%。)依此類推,依據民88~103年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專冊,套用上述公式,共短徵房屋交易所得稅 3,522億元。此金額不含尚未估算的民88年以前應該補徵的房屋交易所得稅。
  3. 持有稅-房屋稅與地價稅少收 8 兆
    長期以來,非自用的土地與房屋持有稅極低,以公平的實質稅率計算,從1984-2013年總計房屋稅及地價稅少收8兆9)依據花敬群「讓下一代公平競爭的源頭」、393公民平台「房地產稅制改革政策建議」中,皆指出台灣地價稅、房屋稅收的實質稅率僅達0.1%,與國際慣例之實質稅率是1%計之,兩者整整差距10倍,且長年如此。
    民陣比對財政部賦稅統計年報, 統計民國73-102年度地價稅、房屋稅收,分別是13,314億(1.3兆)、13,087億(1.3兆),總額為2.6兆。依據漲價歸公精神的補還稅 額計算,我們以針對非自用住宅,至少不應低於國際實際稅率1%計算才算公平試算。
    初步推估,以實際稅率1%為合理作前提,台灣政府過去30年來損失,房屋 稅和地價稅合計少收8兆。根據393公民平台「消失的2900億-房地產持有稅試算數據」回推,非自用住宅的稅收比例,佔2011地價+房屋稅的33%。我們據此先推估,過去30年的地價稅+房屋稅的33%是非自用住宅的稅收,總數為8,919 億。當非自用稅率由 0.1% 合理調製1% ,需補徵稅額等於,8,919億x(10-1)=8兆。

面對不公結構,民陣主張,土地利益應該要全民共享,過去沒透過實價課稅、漲價歸公還給人民的,以及未來要被拿來炒作,而非居住使用的土地與房屋,都應該依平均地權精神「重分配」給人民。並同時進行房地產稅制改革,來確保重分配的永續性。

徵還第四戶,是1%的人,還給99%的人

民陣主張,以合理房價10)人民民主陣線主張,合理的房價必須滿足以下條件:
1) 房屋支出不可超過薪資的三 分之一。
2) 房價所得比必須合理,以國外經驗,不可超過5年。
3) 每人平均有 10 坪房屋。薪資所得應該以每地區最低五分位所得,以台北市為例,每坪的合理房價應為 7.48 萬。要讓月薪 22k 的人,也能買得起房子,又要滿足上述條件,那每坪房價不可超過 7.48 萬。
為標準「徵還」家戶擁有第四戶以上房產,可做為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或是其他公共服務使用,進行財富與房地的重分配。方式是, 限期內,擁有第四戶房屋者,主動出清第四戶(含第四戶)以上房屋。若無處理,政府介入,利用合理價格購買,後續房屋由政府的各種方案來營運之。

選擇「第四戶以上」,是已預先考量配偶與直系血親共有三戶的合理性。在高房價的時代,父母預先為其兒女著想,為其住房需求準備是人性所致。而在國際強權與大 型資本不均衡的掠奪下,平民的風險遠大過於富人風險,升斗小民為圖個資產保值、老年生活,也是合情合理。但,不合比例擁有多戶房地產則是靠著錢滾錢、房賺 房,謀取暴利而非居住需求。

因此我們採用國家對於自用住宅的定義,將家戶自用宅上限定為三間房。若家庭人口成長、房屋增加,實際上則會自然分戶,另開新家戶。所以如果當一戶有了第四棟房,則歸屬於非自用宅。

徵還第四戶,是確立居住權優先,防止房地產炒作

在台灣,「徵收」已被貼上為無公益性、金權挾財團欺壓人民的濫觴標籤。徵「還」第四戶,不是欺壓平民弱勢,而是面向不正義房地產結構中的強權、既得利益者,討回屬於人民的資產。

以合理房價徵還第四戶,是為了充分利用現有房屋,將每戶用不到的房屋,拿出來提供給其他無屋者使用。同時,也是避免房屋再次淪為炒作標的,確定居住權優先於 財產權的原則。政府不應該無償取得人民財產,但也不可放任個人透過炒作其他人的基本權利來獲益。如果我們痛恨企業哄抬民生必需品、財團拿了政府補助卻不分 享給員工,那我們就也應該拒絕無限制的房屋炒作,應該把從那些拿了政府土地減稅優惠,卻沒回饋其他人民的投資者手裡,把土地與房屋重新拿回來。

我們認為,房子買不起,住不起,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藍綠不願揭露的是,這個冰山是過去半世紀藍綠執政的共業,而且彼此利益盤根錯節,雖然雙方為競奪政權拼 命相搏,但是維護這套假尊重市場機制之名,骨子卻是少數剝奪多數的體制,卻是共存共榮。透過徵還第四戶,徹底改革過去房地產漲價歸私的不正義,才能將漲價 歸公「還」給人民。落實平均地權,將有限的土地「重分配」給人民。保障人人的居住權,給台灣社會一個新的長治久安的起點。

 

(此文亦刊登於天下獨立評論


  •  
  •  
  •  
  •  
  •  
  •  

References   [ + ]

1. 李燕、鍾君竺〈「炒房者們」的階級排序──朱蔡王的對決〉
2. 章定煊〈養地囤房是台灣高房價的元凶〉
3, 6. 根據花敬群教授之演講PPT「讓下一代公平競爭的源頭」,全台擁有四戶以上者有26萬8千人,除以全台人口數2,346萬人,為1.14%,擁有了近180萬間房,占總房數的16.2%。
4. 袁孔琪、鍾君竺〈蔡英文和洪秀柱不敢拿高房價禍首開刀,只拿社宅搪塞〉
5. 礙於中華民國政府的土地總歸戶資料遲遲不願公開,土地集中壟斷的現象難以具體數字呈現,但以最近剛過世的地產大亨林榮三為例,報載他擁有台灣近40萬坪的土地,堪稱台灣地王,土地集中現象可見一斑。
7. 土地增值稅 = 土地公告現值 x 累進稅率。我們的計算前提是:1) 假設土地公告現值一直維持在土地市價的一半,暫不考慮這30年間兩者的變化。 2) 基於漲價歸公的精神, 補徵基準達到實質稅率40-60%。稅率這麼高,因為土地會漲價是來自於公部門的建設,而非私人的付出。同時能減少投機炒作。
由於民國 91 年土增稅減半,我們得將土增稅損失以民國 91 年為基準,拆作兩部份。民國81-102 年土增稅稅收資料來源為財政部。民國 73-79 年土增稅資料來源為政大研究資料
民國 73-90 年的土增稅收入估計為 17,463 億,(80-90年總數13,963億,80年以前沒有精確數字,概估3500億),稅率是40-60%,但因公告現值只有約市價的一半,所以實質稅率約20-30%,要達到實質稅率40-60%,應補徵一倍,共 17,463 億。
民國 91-102 年的土增稅收入為 8,698億,稅率是 20-40%,但因公告現值只有約市價的一半,所以實質稅率約10-20%,保守計算應補徵兩倍,共 17,396 億。
8. 房屋交易所得稅 = 房屋交易所得x綜合所得稅累進稅率,房屋交易所得 = 房屋評定現值x當年財政部核定比率(例:103年為15%)。依據101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專冊,房屋交易所得總數為 187 億元,房屋交易所得稅 24 億。根據393公民行動平台「房地產稅制改革建議」, 房屋評定現值不到市價(實價)的一成。因此,實際上的房屋交易所得為187億x10倍,為1,870億元。
稅率以 20% 計算,房屋交易所得稅至少應收 1,870億x20%= 375 億, 高於現行稅收24億元,足足有16倍,短徵了351億。(20%的稅率是依據2016將施行的房地合一稅中,長期持有房地的交易所得稅率20%。此數值採 保守低估,因為如果是短期買賣,稅率高達40%。)依此類推,依據民88~103年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專冊,套用上述公式,共短徵房屋交易所得稅 3,522億元。此金額不含尚未估算的民88年以前應該補徵的房屋交易所得稅。
9. 依據花敬群「讓下一代公平競爭的源頭」、393公民平台「房地產稅制改革政策建議」中,皆指出台灣地價稅、房屋稅收的實質稅率僅達0.1%,與國際慣例之實質稅率是1%計之,兩者整整差距10倍,且長年如此。
民陣比對財政部賦稅統計年報, 統計民國73-102年度地價稅、房屋稅收,分別是13,314億(1.3兆)、13,087億(1.3兆),總額為2.6兆。依據漲價歸公精神的補還稅 額計算,我們以針對非自用住宅,至少不應低於國際實際稅率1%計算才算公平試算。
初步推估,以實際稅率1%為合理作前提,台灣政府過去30年來損失,房屋 稅和地價稅合計少收8兆。根據393公民平台「消失的2900億-房地產持有稅試算數據」回推,非自用住宅的稅收比例,佔2011地價+房屋稅的33%。我們據此先推估,過去30年的地價稅+房屋稅的33%是非自用住宅的稅收,總數為8,919 億。當非自用稅率由 0.1% 合理調製1% ,需補徵稅額等於,8,919億x(10-1)=8兆。
10. 人民民主陣線主張,合理的房價必須滿足以下條件:
1) 房屋支出不可超過薪資的三 分之一。
2) 房價所得比必須合理,以國外經驗,不可超過5年。
3) 每人平均有 10 坪房屋。薪資所得應該以每地區最低五分位所得,以台北市為例,每坪的合理房價應為 7.48 萬。要讓月薪 22k 的人,也能買得起房子,又要滿足上述條件,那每坪房價不可超過 7.48 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