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成家立業」是華人社會父母對子女的普遍期待,更有一說是「結婚後,爸媽才會真把兒女當作大人看待」;成家的定義最常與婚姻直接劃上等號,而現行民法婚姻制度僅限一男一女的結合,對同性戀、雙性戀、泛性戀、無性戀乃至跨性別者等等在內的同志們而言,無疑是制度上的不公平。因此許多同志與支持同志的朋友努力爭取「婚姻平權」,取消民法對婚姻性別的限制,奪回對等的婚姻權益,更希望藉由國家法律認可自己的伴侶關係,來向父母證明「國家都接受同志婚姻了,同志兒女也是大人、正常人了」。

站在打破婚姻獨厚異性戀的不公平形式立場上,人民民主陣線贊成婚姻制度應該取消性別限制,但在本次立委選舉,我們更要積極追問的是:「婚姻平權」是解決當前貧窮同志們的生活瓶頸、消除歧視、取得各種人際關係認同的有效解方與首要目標嗎?人民民主陣線面對勞動階層同志所處困境,認為應優先在政治上解決「貧富差距擴大的階級不平等」與「恐性忌色的社會氣氛」兩大問題。

在民陣內部辯論同婚政策立場過程中,曾有成員提出,結不結婚是個人意願,國家應該提供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而且一旦同志婚姻合法,代表國家肯認同志的存在與權益不該有差別待遇,這不正是破除性別歧視、汙名與恐懼的最好辦法嗎?

事實並非如此。當國家能透過法律修訂,以政策更制度性地收編有對象結婚、有意願結婚、有資源結婚的同志時,意味著單身、不想或不能進入婚姻的人,將更被國家政策、有限的社會資源與家族支持系統所忽視,這已經無關個人想不想、能不能結婚的意願層次,而是變成一種更加不公平的制度性排除。

從低薪過勞、血汗長照、非典型聘僱增加、勞保年金惡性修法等勞動條件越來越低落的現實而言,台灣勞工正面臨活不好、病不起、死不掉的折磨,難以發展相互支持的伴侶或社群關係。以性少數而言,不難想像對一個必須隱藏自己性傾向或者變性慾望的人來說,可能遭受歧視與隨之而來的薪水較低、升遷困難或解僱威脅等壓迫,無疑將使貧窮同志的勞動條件更加緊縮,日子更難過。

婚姻不只是自由戀愛的宣告,當資本家透過婚姻制度來繼承私有財富,在貧窮勞動階層中,透過結婚來取得各項福利資源補助、共負房貸與懷孕生養的成本、對病殘老者的照顧需求,或離婚來與不合理的龐大債務切割。無論從跨國婚姻、工傷家庭、與想要自立生活的障礙者身上,都可看清國家預算的思維邏輯,使底層人民難以獨活,不得不進出婚姻以求自保。貧窮同志此時的政治目標,是要扭轉這個強迫人人以婚姻關係才能脫困的局面,我們主張國家政策預算不該迴避貧窮同志的生存問題,與其堆砌同志伴侶的平權遠景,不如優先讓不同性身分的個別人民能獨活無虞的居住、就業、安養條件,讓人有獨立生活的基礎,發展自主平等的支持關係。

人民民主陣線以底層邊緣立場,參加2016年台北大安區高雄鳳山區立法委員選舉,優先提出性交易合法、身心障礙者的性、國境控管對移民造成的性汙名、兒少性除罪、性教育等尖銳議題,而非同志婚姻政策立場,民陣也將以人民老大參選運動,培力各種性身分族群參與政治,爭取不仰賴婚姻家庭的基本生存權,以及擺脫被各種國家法律(如娼嫖皆罰)懲罰的處境,並挑戰當前社會對於「性」的禁忌與恐懼。唯有當社會鬆解對性、對性別的偏見核心,那麼無論婚不婚,貧窮同志與各種性身分的勞動者,才可能在家族、校園、職場等各式人際網絡中,獲得更理想的發展與生存空間。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