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3
  •  
  •  
  •  
  •  
  •  

作者╱芥子    責任編輯╱鄭小塔岩山里團隊

鄭小塔家靠山。

騎上仰德大道不久後,她熟練地將打檔機車滑入窄小的人行道、停好。她叮叮咚咚拿出鑰匙開鎖,門後是一片綠意。拾著平緩的階梯往上走,幾隻興奮的小土狗前來迎接,她邊笑狗傻,邊把牠們當成家中孩子又摸又抱。

民國75年,小塔表姊放學時在家門口被來車撞倒,昏迷不醒長達三個月,當時小塔六歲,她說「我媽想幫忙外婆照顧,所以搬回來一起住。」於是,在幼稚園畢業那年,小塔從市區的延吉街搬到了郊區的岩山里,由1949年移居台灣、在此落腳並創辦了正聲廣播電台的外公外婆一手帶大。

 

岩山里的日常生活

岩山里在山邊,跟一般人所熟悉的台北市區便利生活不大一樣。到靠近天母的同學家去玩,她的心得是:「原來人家都住在公寓區耶,樓下就有便利商店和麵包店!」鄭小塔記得,小時候表弟會去眼福書店買尪仔標和卡片,走路就要15分鐘;為了增強行動力,她自己國中時開始在雙溪河堤學騎腳踏車,甚至有住山上的國中同學已經會偷騎機車下山。

鄭小塔並不覺得這種不方便等同於「不好」,只是「不一樣」,「別人會說我們家平房有院子是優點,而我可能也因為買東西不那麼容易,小時候沒有養成吃零食的習慣。」

如今長大成人、工作多年,在王芝安擔任里長這幾年,小塔參與了里辦公室的家訪志工團,透過訪談,她發現這種不方便有時也沒對其他里民造成太大困擾。和她一樣家裡靠山的人會抱怨蛇太多,但也知道這樣很自然,只是希望蛇不要對生活造成干擾,比較需要的還是經常性地除草鋸樹、清水溝,這在年輕人外移,人手不足的狀況下,對年長者而言就很不方便。

「一般來說,只要鄰里關係夠緊密,大家就會互助清掃了。里長能多做的,是組織里民在約好的清潔日互相幫忙,在和鄰長系統配合良好的情況下,這是可以動員的。」小塔認為,都市化多少讓現今的鄰里關係變得較不緊密,但她觀察到,岩山里的社會關係和互助基礎還是在。

岩山里清潔日合照

岩山里清潔日合照,小塔是第一排右二著黃色背心者

 

一個有社運背景的里長好在哪裡?

 

鄭小塔過往參與社會運動的豐富經歷,有時會成為他人攻擊的標的,「你們這些做社運的!」,然而若要面向社會各個不同單位而作出協調,社運經驗卻是不可多得的資產。

如果里長是一個最小階層的人民代表,或是集合眾人意見的管道,那他至少要有能力去跟上級或其他政府單位溝通協商。「做為里長,我可以提供的服務不只是維持環境整潔,還有去跟政府要資訊或吵架,」鄭小塔笑著說,「我們社運出身的很會溝通協調喔!」

細數自己在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或日日春等團體的社運經歷,曾經交手過的對象包括文化局、外交部、移民署,甚至是地產商買賣容積的利益集團等等,而這些工作內容都是在不同系統之間的協調;小塔認為擁有社運經驗,發現問題的能力會不一樣,主要是有社運經驗的人比較習慣後退一步,從較大的「結構面」去看問題。

她以最近家訪遇到的問題為例:六鄰有水溝堵住,治標的方法可能是家戶各自清理自家門前水溝看得到的部分,或是叫水車來以強力水柱把裡面的泥沙沖開,但久不疏通,就又會再堵住。

若要治本,就得從比較大範圍的結構面來看,像是弄清楚:明溝被遮蔽究竟有沒有影響?是不是外面地勢比裡面高,所以下大雨就一直回流?如果真的是這樣,大家有沒有意願犧牲短期的利益,來做一個比較全面的整修?如果不是常住居民,而是租屋的人,要如何說服他願意花一點成本讓居住環境變好?

即便實行起來會是複雜而困難的,但小塔相信:「很多問題得往結構去看,看見結構上到底有什麼問題,才有可能找出不同的討論面向,不然,我們就是反覆地想要在同一個層面解決問題了⋯⋯」

 

 

復興橋腳踏車牽引道會勘

復興橋腳踏車牽引道會勘

里政的基層民主如何可能?

鄭小塔對於岩山里的認識,除了身為居民從小在此長大的體會與觀察,她也於王芝安擔任里長時作為團隊一員,累積了在地的服務經驗。

提起參與王芝安團隊的經驗,鄭小塔首先想到的,是芝安選上里長後他們就有一波家訪,挨家挨戶地去請岩山里民推薦鄰長。「我覺得去家訪、海選鄰長,是根本上比較不一樣的作法。以前的系統可能是找里長認識的人做鄰長,當然也有一定程度代表性,但我們比較希望這過程可以由下而上。被推舉出來的人,某種程度就夠積極,也是鄰里比較認識的人,這個基礎是好的。」

而組織里民大會的經驗,讓鄭小塔了解到里民大會非常難操作,全台北市456個里,每年只有極少數的里會開里民大會,岩山里是其中之一,顯見召開里民大會並不容易。就算里民大會開得起來,除非來的人都先做足功課,否則討論的品質很難提升到一定程度,「不過這就是基層民主困難之處,也是容易發生的情況。」對此,她的心得是不要想一次解決問題,這次討論出問題在哪裡,下次再討論解決方法,而為了鼓勵里民再度參與,里民大會也搭配其他活動,「我發現第一二次里民大會,大家還滿踴躍參與的,不過很多問題就是結構上很難解,所以要再三討論,而且需要取得更多資訊!」

此外,團隊發行了《岩山里民報》,這份刊物是將里上資訊公開透明化的一個管道,紙本刊物投遞到每戶里民家中,也可以在士林區公所等相關網站查閱電子檔。曾經刊載的內容包括介紹各個鄰長、推廣里民大會的重要性以及說明提案是什麼,還有與里上做生態的單位合作說明岩山里生態等等,當然,也有家訪志工收集來的里民問題以及里長辦公室的調查與回應。

團隊志工去訪問里民時收集到的問題,像是路口的燈不夠亮、車速過快等等,團隊的解決方式並不僅止於把問題回報給里長,除了進入行政系統去看如何一步步處理,還會把陳情的里民找出來一起參與,「我們希望他提出的意見,他可以親身來了解。」

鄭小塔以里民對裝設監視器的要求為例:早年監視器是歸里長管,但目前法規上已改為由警察局統籌、管理,安裝預算要通過市議會審查….,因此里長團隊會把警察和陳情人都找來,由警察說明監視器安裝的標準,而這可能牽涉到警察局有多少預算,還有裝設地點的限制與優先順序等等。

透過共同會勘,大家一起釐清整件事情的邏輯,才能打破「為什麼不裝」或「為什麼只裝那幾家附近」的疑慮。反過來,由於陳情人真正熟悉環境,也可以建議警察,如果監視器只能裝設在特定路口,那要從什麼角度來拍會更好。「這時候里民與行政系統之間就會產生一些討論,我覺得很重要。每次參加這種會勘,我自己都有很多學習!」

 

與居民和陽明醫院開會討論菸害問題

與陽明醫院開會討論周邊菸害等問題

與你一起,就可以萬事達成!

鄭小塔不會認為由其他人來擔任里長就無法解決問題,但她認為自己參與其中的這個團隊在想法上有一個根本差異,就是希望里民們都能知道事情與自身的關聯性,因而擁有選擇的餘地,「如果能把里上資訊讓更多里民知道,那他們就可以共同作決定。」

要在現實層面上落實這樣的理想,光憑一個里長,能耐再好也做不到,這需要一定人數的組織功與長時間的經營。

鄭小塔說:「如果你問我,在王芝安里長任內哪些事情沒做好,我覺得是許多事情這個團隊已經開了個頭,做到了第一步,但是第二步、第三步還來不及做⋯⋯這也是為什麼我和我們這群人想要再選,因為確實是在這個位子上,你才有資源把事情做得更好。」

由於現任里長王芝安在今年參選士林北投區議員,為了讓團隊在岩山里的耕耘能繼續下去,鄭小塔與搭檔林美雯登記了里長參選人。

對許多人來說,一個可靠的里長要能「看得到、摸得到、找得到」,鄭小塔同意那個可靠的感覺要有,「找得到」也是重要的,但以解決問題的層面來看,里長一個人不可能處理所有事,況且人各有所長、身處不同立場的人看法也不一樣,因此這次選里長,他們繼續以團隊的形式運作。

她舉例:「假設有老人跌倒,我應該不會比團隊裡做居服員的夥伴更知道該怎麼做,所以找到他某種程度等於找到我。」

這個團隊的名稱叫做「萬事答」,鄭小塔說:「我們想要比較誠實,因為里民提出的許多問題不見得能立即解決,我們能做到的是先做功課、回答可能的解決方向。」團隊成員有居家服務員、國小老師和美語老師、懂得護理養生的元氣主婦,也有熟悉各種協商事務的社運工作者等等,而鄭小塔自己的老本行則是勞動議題和勞工權益。

除了團隊成員的既有能力,他們也希望能將里上具有各種專業的人們匯集成一個網絡;像是復興橋要蓋腳踏車道,可以請教里上做環境工程的里民;如果誰家想裝電梯,可以請教里上的建築師,「我們團隊成員的專業能力確實有某個固定面相,但重要的是,我們身上都有會去串連跟找人的能力。」鄭小塔認為里上人才的彙整,大家如何互為資源,是值得重視的事情。

就像萬事答團隊的標語:「與你一起,就可以萬事達成!」這句話所欲表達的並不僅止於專業人才的串連,更是在邀請所有里民都成為社區事務的主動參與者,大家一起在基層民主的實踐中逐步邁進,越來越靠近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

 

 

 


  • 63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