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永遠錯的人都不知道自己錯」這句話加倍奉還給你們,這正是你們自己的寫照,而你們完全不自知,還反過來用這句話教訓別人,真可笑。我們很清楚知道這句話放在我們身上完全錯誤,特此奉還,請懂得笑納。若看不懂,去請教別人,看來你們的程度很低。

 

我們先用個故事開頭。

 

老王被判了死刑。法官蒙著面開庭,對老王說,因為你犯了A罪。

 

老王問法官:你為什麼說我犯了A罪,你憑的證據是什麼?理由是什麼?你敢判我死刑,為什麼要蒙面?要是你錯殺了怎麼辦?

 

法官說:我憑的證據是B,可說明你犯了B罪。

 

老王問:你提出的證據B,根本與A罪無關,你能不能再說清楚一點,到底你判我犯A罪的理由是什麼?證據是什麼?你敢判我死刑,為什麼要蒙面?要是你錯殺了怎麼辦?更何況,證據B也不能成立B罪,因為證據B不是你認知的那個意思,理由是OOOOOOO(略)。

 

法官說:犯罪的人果然看不到自己犯罪啊,你犯了C罪,還不認?你那麼愛問我判你死刑的正當性,那請問你,你搞D的正當性何在?

眾人都說你犯罪,你還不認?我怎麼可能錯殺?眾人皆曰該殺,你就是該殺!你幹嘛問我?還不好好看看你自己的嘴臉,認罪吧你!

 

這就是民陣與匿名者‧台灣的故事。

 

匿名者先是用民陣「支持王OO」為由(A罪),要攻擊民陣,我們請匿名者詳述說明之後,匿名者一沒有說明自己為何需要蒙面定罪,二沒有拿出民陣「支持王OO」的證據,反而拿了張榮哲的一則臉文(證據B)當成民陣黨員侮辱受害人(B罪)的證據。

 

後來,民陣再回應匿名者,證據B與A罪無關,就算匿名者要拿證據B來定B罪,也不構成犯罪證據,因為證據B與匿名者的理解不同。但是匿名者沒有回頭解釋A罪成立的理由,也沒有堅持B罪成立,反而偷換了C罪名,匿名者不敢再說,張榮哲發文侮辱受害人,改說是侮辱支持受害人的朋友(C罪),且民陣那麼愛問正當性,怎麼面對民陣成員組工作小組的正當性?(D罪),匿名者的思維顯然是,眾人皆曰民陣可殺,當然就可殺。

20161012%e5%8c%bf%e5%90%8d%e8%80%85%e5%9b%9e%e6%87%89120161012%e5%8c%bf%e5%90%8d%e8%80%85%e5%9b%9e%e6%87%892

匿名者對民陣定的罪名,一路都在變,而且都拿不出堅實的證據和理由做基礎,我們質疑為何罪名是A,匿名者就跳到B,我們質疑B不成立,匿名者就跳到C和D,但從來沒有說清楚自己是怎麼判斷的。我們當然可以回應C和D,但關鍵是,匿名者一路亂扣民陣罪名,從來沒有說清楚你們認為罪名成立的理由和證據為何,而且每次民陣一反駁,匿名者就趕快變更罪名,顯然你們對於自己的判定其實也毫無把握,也知道你們的證據根本禁不起檢證。

 

很明顯,匿名者的判準只有一個,就是「眾人皆曰可殺,你就是該死!」至於為何可殺,理由不重要,為什麼該殺,證據不重要,為什麼殺人者還要蒙面,嘿嘿,老子就是不想負責!這一切,不就坐實了我們一開始說的,你們不是網神,是網孬!躲在匿名背後只是想不負責任,殺了人不用負責,錯殺更加不用負責!

 

關於你們提問工作小組的正當性,我們很願意進入這部分討論,但問題是,如前所述,你們並沒有清楚指出工作小組哪裡不正當,以及你們的證據為何,只要你們清楚說出來,我們一定回應你們。

 

 

 

你們說對我們的攻擊行為不合乎法律但合乎道德,呸,我們這個組織是經常冒犯法律的,我們不會用「合法與否」來作為一件事情是否正確的判準,要談衝撞法律,請回頭看看我們的歷史;更可笑的,你們覺得合乎道德,連事情的真相都搞不清楚,還有資格談道德?就算真相弄清楚了,判斷論理的標準如果是錯的,你們的道德尺度會是正確的?看來我們問的問題,給了你們這麼長的時間,你們沒有正面回應,我們在此清楚的宣告,你們胡亂攻擊別人的道德正當性,完全站不住腳,你們在此事件中的匿名攻擊,比起那些具名胡亂謾罵攻擊我們的人還不如,你們果然是典型的匿名網孬,如果你們對上述我們的宣告不同意,還來得及講出道理來反駁,最後,我們再用一個問題,很具體的讓第三者看懂你們是如何迴避問題的。

 

關於朱伯銘529po文是否屬實,夏林清多次在臉文公開質問朱,朱伯銘指控夏吃案,夏林清冒著犯法吃案的動機何在?要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總要有動機吧?這個問題是所有要參加審判的人不能迴避的,朱文指控,因為他的女友被性侵的事件如果爆發開來,會形成夏林清的醜聞,對夏的聲譽不利,而影響夏未來退休之後在系上的權力布局,朱因此指控夏林清著手成立工作小組主導吃案。針對朱伯銘對於夏林清吃案的利害關係陳述,夏林清已經多次質問朱伯銘,包括他的女朋友,這個性侵案跟夏毫無利害關係,為何被社會知道會形成夏的醜聞?請朱伯銘跟他的女友對社會大眾講清楚,讓大家找到性侵案爆發跟夏林清的利害關聯。若這關聯不存在,性侵案爆發怎麼會是夏林清的壓力?因而構成夏林清有必要去吃案?

 

這個有關動機是否存在的指陳,我們用白話文講的夠明白了吧?你們就試著回答看看,如果你們連這個問題都沒法回答,你們一系列自認道德的判斷有什麼基礎?若你們再選擇拐彎抹角,可就更暴露你們不了解就胡亂攻擊,或明知朱伯銘是錯的,還要假公益逞私慾來攻擊我們,可就暴露無疑了。更不要說這個案子已經出土一大堆證據,證明朱伯銘是胡說八道,他現在針對夏林清反駁他,都還不敢正面回應,你們還說你們的攻擊有道德正當性?可笑到極點。

 

我們不厭其煩針對你們總體匿名攻擊的正當性與合理性,你們一直講不出一個像樣的理由可回應,針對這個個案的攻擊行動,也經不起我們的質疑,請你們搞清楚,我們不是害怕你們攻擊,再跟你們辯白,我們根本不怕你們,我們如此做  只是告訴你們,你們是自以為是,完全站不住腳,而我們針對你們站不住腳的行為也提出具體的事證,而針對這個事證你們根本迴避,在你們發動攻擊之前,我們清楚的證明你們的攻擊不但不恰當,而且是錯誤的,別說我們沒有提示、警告你們,我們是為了未來歷史清算而留下證據。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