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前情提要:由於匿名者‧台灣揚言在10/20要對民陣發動攻擊,因此民陣10/4寫了一封公開長信給他們,希望他們先說清楚發動匿名攻擊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匿名者‧台灣很快就回覆了,此封信是針對他們回覆的再回應。

 

給匿名者‧台灣:

 

從民陣10/4午夜發公開信給貴團隊後,你們在24小時內一連發了九則臉文,雖然回應速度飛快,效率極高,但內容不堪檢驗,只是更加暴露你們的網孬本質。除去兩篇是王OO及家人個資,一篇宣告匿名者的理念,其他六篇都對著民陣,相當不可思議的是,其中只有一篇文不對題的提出你們攻擊我們的理由基礎,其他內容空泛,沒有什麼堅實的基礎支撐。更重要的是,你們沒有回答我們的質疑

20161005%e5%8c%bf%e5%90%8d%e8%80%85%e5%9b%9e%e6%87%89%e6%b0%91%e9%99%a3

光看你們這種回應的動作本身,就暴露了你們不敢也無能面對我們的質疑,我們花那麼長篇幅對你們的提問內容,你們都沒有回,是不能回、還是不敢回?難道我們的問題不是問題?為什麼不敢回?你們這幾則貼文,除了張榮哲那篇你們自認跟我們的第二問題有關連,其他跟我們的嚴肅提問有何關聯?

 

我們的兩大問題,又細分很多問題,這麼嚴肅的提問,你們卻視若無睹,你們這個閃避的動作,是在表演輕功嗎?還是被我們打中要害,不敢回應!我們問你們匿名的正當性與合理性,你們隻字未回應;我們請你們拿出證據,你們如何判斷朱伯銘529文章引發的性侵案外案的是非為何,你們卻只舉張榮哲一篇臉文來回應我們。請問,張榮哲根本不是此案的當事人吧!他既不是指控方也不是被控方,你們要判斷此案誰是誰非,與他有何關係?你們這種避重就輕的回應法,更加證實你們並未看清楚這四個多月來的事證,做足功課,只是靠輿論辦案;更何況張榮哲的臉文也不是你們所以為的那個意思,表示你們根本沒有認真看,所以你們只是人云亦云,跟著起鬨,繼續曚著頭幹錯誤的事!

 

 

我們質疑你們憑什麼可以匿名攻擊,結果你們拿個空泛理念來塘塞,一個基調就是沒有人會反對的和平,這點我們也非常支持啊,你們這次瞎打亂撞,正是在製造仇恨,不是在主持正義,一點都不和平,說自己在創造和平,不但恰相反而且毫無自覺,事實上剛好相反。

 

我們看了你們粉絲頁上簡介的理念,提到99%vs.1%我們很有興趣,現在送上我們去年選舉的主要文宣(如文末),這部分理念我們是公開作為政見向社會倡導,但我們沒選擇匿名,縱使藍綠的支持者謾罵我們,我們也具名承擔。我們實在不理解,你們在這次案外案攻擊須匿名之合理性與正當性何在?你們到現在還是不敢回答。

 

你們這次故意將王生及其父親的兩張照片po給我們看,表示你們絕不手軟,我們再次指出你們下三濫行為:
第一、王生現在是被起訴,連一審判決都還沒確立,你們是怎麼確定百分之百絕對不會有錯判的可能?萬一錯判誤殺,你們打算怎麼負責?

第二,王生被檢察官偵查起訴,已經進入國家司法程序,如果有罪,自有國家司法會進行懲罰。他今天就算是犯罪嫌疑人,也有權利用盡最大方法維護自身權益,包括請律師與辯護,當他做維護自己權益的行動時,那是國家賦予之權利,你們不可以肆意攻擊。但你們對他進行肉搜、懲處,就是動私刑。王生做錯了事至少還得面對後果,你們做了事情卻躲在匿名下,在之前給你們的公開信已經提到,你們如何為後果負責?
如果按照你們這標準,只要犯罪起訴的,你們認為不義的,你們就去攻擊,拚命做自以為的行俠仗義,這樣合理嗎?倘若,今天檢察官、法官、行刑手,這些握有權力者如果像你們這樣濫權,你們受的了嗎?這個社會受的了嗎?你們正是在幹這種濫權破壞和平的行為。

第三、王生就算最後被判定有罪該打,現有的機制已足以懲罰他,怎麼會輪到你們這麼神勇的人出手,你們只不過是撿便宜、撿現成…跟你們形象符合嗎?你們攻擊一個個人,還需要匿名嗎?究竟為什麼?

網路上具名的人很多、匿名的人也有,但那些匿名的人通常是一看就知道趁機洩憤不敢負責的,跟你們標榜為匿名組織(你們又說你們不是組織,又在裡面講「我們」),應該是不同的,難道你們淪為跟一般匿名洩憤的網民同一級數?最後,回答問題吧,別閃躲,程度這麼差,我們還是認為你們程度很高的。

 

 

怕你們真的眼睛看不清楚,我們簡單再提要如下:

1.我們提問你們匿名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這部分,你們選擇交白卷?我們給你們的公開信已經提醒你們,用匿名去對抗政府、國際組織,在現實力量大小懸殊的權衡中,或可接受;但是用匿名攻擊個人、家庭、政治團體,你們就這麼敢作不敢當?不敢具名負責?這次你們選擇攻擊的對象是民陣及其成員,我們看不出來你們有何必要需使用匿名。

2.我們提問你們錯判誤殺的可能性:

 

2-1.你們提到「我們攻擊目的是要求夏林清及其民陣人士,對受害人公開道歉及承認自己過失。不要自恃老師就能對受害人諸多批判。」你們雖然說了目的,但是針對你們此論點的理由和證據,你們也完全交白卷,請問,你們要夏林清公開道歉及承認自己過失,你們所指的「過失」具體到底是什麼?連當事人都已經公開收回之前對夏林清吃案的不實指控,你們有比當事人更了解案情?而且,既然當事人都收回吃案指控,更證明夏林清之前四個多月對她們的批判沒有錯,你們對於誰是誰非的掌握,有比當事人更清楚?

 

2-2. 你們要宣殺一個罪該萬死的人,難道不需羅列對方所有的罪狀,並讓他知道他該死的原因,而且給予他申辯的機會嗎?你們應該如此辦案,才令人信服,也讓人知其是否該死、也才死的不冤。

 

2-3.你們唯一提出的證據,是張榮哲的臉文,認為民陣成員侮辱受害人,所以當然該被你們攻擊,但是,你們並沒有具體說明哪裡是侮辱。請問:

 

2-3-1.這篇臉文的脈絡,是張榮哲看了壹週刊後提出的疑問,難道這就是侮辱?此案目前就是還在司法審理的過程中,檢察官雖然起訴,但連一審都尚未判決,更別說三審定讞前還可能翻案,以無罪推定原則而論,難道不是有各種可能性存在?倘若針對本案的可能性提問就是錯誤,那你們為什麼沒有針對壹週刊進行攻擊?倘若你們認為壹週刊的報導是新聞自由,那為什麼張榮哲就該被攻擊?更不要說,網路上對於本案有所推測的文章,所在多有,你們認定該消滅的標準到底究竟在哪?(送壹週刊給你們看,當你們秘書幫你們做功課,別再高來高去,給你們一些資料為基礎。請見文末)。

 

 

2-3-2.更何況,張榮哲沒有否定性侵受害人的主觀感受,他的立場說得很清楚:「就算是到了最後一刻,女方才拒絕(或者無法清楚表達意願),那王男就是犯罪了」,這有侮辱當事人?難道你們也跟其他以訛傳訛的網民一樣,認為張榮哲此說是表示該案為一夜情?如果你們是持這種看法,請看清楚,張榮哲的表述並非如此。

 

2-3-3.張榮哲在上述立場的前提下,才說「總不能因為這個犯罪行為,把之前兩人之前的互動全都否定吧?(不管是否叫情慾流動)」請問,張榮哲表達他的看法,也沒有對當事人與行為人間的關係遽下判斷,這樣有侮辱?

 

 

 

綜上所述,你們這次的回應避重就輕,不但沒有講清楚輔大性侵案外案的是非,也沒有拿出具體證據證明(你們斷定的)民陣支持王OO,說到底,你們抬出張榮哲只是混淆事件本身的焦點,老實說,我們根本無需針對這點回應 (因為並非正題),但是如果不回應,一定又被你們視為我們理虧。現在,我們既然已經回應了,請你們務必回到正題,不要再如此輕率粗糙的回應我們,也不要只拿分岔出去的枝微末節來議論,請一次把當事人男友朱伯銘的529臉文引發的案外案之是非講清楚,也把民陣的罪狀羅列清楚,並把你們匿名性的合理性與正當性、錯判誤殺該如何負責也說清楚,究竟是網神還是網孬,就看你們回答的誠意了,10/20前還有一些時間,靜候你們回覆。

 

%e5%a3%b9%e9%80%b1%e5%88%8a1%e5%a3%b9%e9%80%b1%e5%88%8a2%e5%a3%b9%e9%80%b1%e5%88%8a3%e5%a3%b9%e9%80%b1%e5%88%8a4

B4-01out_AI_CS3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