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昨天(7/13),我們臨時得知勵馨基金會早上十點舉辦「從輔大性侵案看被害者權益,性平法實施13年總檢討」記者會,名為性平法總檢討,但採訪通知裡,卻大力痛批輔大心理系、社科院院長夏林清與人民民主陣線:「輔大性侵案於5月29日在臉書披露後,媒體沸沸揚揚發燒,而利害關係人輔大社科院院長夏林清、民陣人士也如鬥雞般頻頻出招,包括開記者會自清、要求朱同學出席所謂的民主對話、媒體回擊、下戰帖…」,因此,幾位民陣成員也到場參與記者會,尋求彼此了解與對話的機會。

 

● 在預設立場的錯誤基礎上評論輔大性侵案,未見性平法13年總檢討高度

記者會由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主持,一開場,便開宗明義認為輔大性侵事件處理不當,只顧發聲明、開記者會等撇清動作,而忽略性侵受害者的聲音。發言者還包含勵馨基金會的副執行長王玥好、賴芳玉律師與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此場記者會美其名為「性平法13年總檢討」,實則是所有講者皆明指兼暗喻輔大性侵案,貫穿整場記者會,全場幾乎聽不到對性平法13年來,有何深刻的檢討。

 

令人驚訝的是,勵馨基金會是長期服務性侵害受害者的社會團體,記者會中所有發言者均無視朱同學PO文至今一個多月,現在各方文本陸續出現,其實正開始還原事件全貌的時候。但所有人都是在不見得深入瞭解真相的情況下,一頭栽進朱同學的文本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根本是一開始的預設立場就有所偏袒而不公正。為什麼只有朱巫同學說的才是真?其他人說的都不真?不算數?不採信?到底標準與尺度何在?我們看到所有發言人在面對受害者,幾乎都圍繞著當事人的無助、弱勢、恐懼、受傷,這樣並不是壞事,但完全只看受害者的弱,甚至擴及所有一切,而忽略或跳過事實的釐清與分辨,恐怕是助人者得深刻面對的最大盲點。

 

在主持人紀惠容串場與賴芳玉、葉大華的發言中,最嚴重的是,均將性侵事件本身與事發後近一年的PO文案外案,不加分辨地直接混為一談,認為6/7的輔大心理系200人師生討論會、6/20學生自辦聊天會等都是在討論性侵案,進而造成受害者二度傷害而應加以禁止。事實上是這兩場討論針對的都是朱同學文章所引發的社會效應,以及文本中其他相關人的對事實的理解,根本就不是討論性侵案本身,此兩場會議均有現場發言逐字稿,前者有6小時近10萬餘字,後者有5.5小時5萬餘字,主辦單位勵馨基金會及發言者完全不下功夫去分辨此二者。

 

朱po文指責處理性侵案不當,一個多月以來的各方爭論,並不是聚焦在性侵案本身,因沒人敢碰觸性侵案的內容,而是針對po文的社會效應,這兩者根本不同,但此次記者會卻完全混為一談。一路以來的批評,都是設定5/29以來都是在討論性侵案本身,他們的發表聲明、施壓立委、網路言論,都是以性平法保護性侵受害者的立場,張冠李戴式扣加在衍生的案外案上,這種錯亂地以性平法維護者自居,妄加議論。勵馨基金會等根本沒搞清楚基礎的事實,已犯如此嚴重之錯誤,今日記者會的內容更是模糊是非、混淆視聽!

 

● 當事人缺席的公開媒體審判,未落實開放對話,卻呼籲「社會停止討論,全交由教育部處理」

發言人語畢,主持人紀惠容將原表定的提問時間,用「時間到」為由取消,想直接結束記者會,不知是主辦方見民陣成員參與,而心有所慮?經過現場與會人員的爭取,才得以重啟提問時間。先是一退休老師發言,表示其從南部北上,關注受害學生繼續受教權,會持續緊盯要求教育部積極介入,維護受害當事人。另一從事多年防治家庭暴力的工作者,其長期陪伴受害者、加害者的經驗體認到,當受害者獲得公權力的支持、社會資源,已不只是一般大眾刻板印象的弱勢者。苦勞網記者也特別向主辦方確認,關於主辦方提供的當事人巫的文章,是否合乎法律?主持人紀惠容表示已向巫聯絡,並取得同意,且一再強調被害當事人的聲音,應該讓社會看見,這也說明當事人巫朱,同意接受勵馨等的聲援與支持,他們的立場看法是一致。(另關於朱同學指控的對象之一鄭小塔,在現場也有發言,因為內容較複雜,鄭會另文討論)

 

綜觀此記者會,擺明就是假借檢討實行13年的性平法及相關程序,但實際上就是在檢討批評輔大性侵案的事件,主辦方竟沒邀相關人員對話(不知是有意或沒想到),客觀效果就是辦一場當事人缺席的公開媒體審判。過程中,發言人與紀惠容不斷明說暗指,輔大心理系教育工作小組的成立、方法或成效有爭議,卻不敢也沒有提出具體事證說明,支持他們的發言,這種以自己主觀立場,不查清事件的具體真實,就利用他們組織及個人長期累積的社會聲望,妄加批評,胡亂打擊輔大心理系及社科院院長夏林清,這實在有失勵馨基金會貴為台灣重量級NGO的地位與公眾責任。

 

民陣這次被勵馨基金會公開點名,我們認為勵馨敢開記者會,就應該依其會中不斷重述的「全然安全及友善環境」的理念,利用這次記者會,創造「平等溝通、資訊公平、立場開放」的與談情境,但民陣成員鍾君竺舉手提問,卻屢次被紀惠容制止,原本希冀的對話未能發生,實在非常遺憾,明顯坐實了假開放、假包容的效果。此外,各發言人連同主持人還不斷呼籲「社會停止討論,全交由教育部處理」,這不是再次阻斷大學校園自主及輔大心理系教育自主嗎?不僅前有葉大華,現在連勵馨基金會也加入「鎮壓輔大、封口輔心」的行列。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作為,實在充分反映依附統治階級的右派行徑。

 

同時,主辦方於會中不斷提及「受害當事人必須小心照護,提供全然安全感」、「受害當事人就是權力弱勢方」,在在傳達受害當事人的「一切」是不容被質疑及家長保護的意識形態。這種純然「受害當事人最大」的立場,與連日在臉書上「不辨是非又完全捍衛」受害當事人一方的代表,如作家楊索、廢死作家張娟芬、及一些社運分子等人,簡直不謀而合。更為諷刺的是,前述人等,過去有多麼不認同勵馨的右派意識形態,如今透過寫文章與網路發言,竟然相互應和,同向右轉,集結為右派大聯盟。也沒人料到,輔大性侵案及其事件是繼公娼運動後,成為性別議題上重要的矛盾對辨,這個因性侵案所引起社會改變的議題,引發台灣社會左右兩翼再一次的大對決,將對於推動台灣社會的進步,帶來意想不到的正面提昇效果,我們期待這一場論戰持續下去,並能捲動社會由下往上擴大討論。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