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教育部禁止輔大公共討論,違法濫權,違反校園民主!

輔大校方免職心理系主任,切割責任,性平法大倒車!

 

輔大性侵案風波至今,正值輔大心理系師生透過公共討論會,釐清該系處理該性侵案所引發的爭議事件始末的過程中,教育部於6/18突然發函,要求「涉案系所相關人員不得再以任何形式之會議對學生說明與討論本案」,輔大校方並於6/24發布命令,以違反性平法為由,解除系主任何東洪之職務

人民民主陣線認為,目前爭議的並非(有隱私疑慮的)性侵案本身,而是由該案衍生出來的案外案—重點在朱同學5/29發文,控訴輔大心理系處理性侵案過程涉及河蟹吃案,及造成的二度傷害。性侵案本身即令已經檢察官起訴,進入司法程序中,只要不侵犯隱私,也都可報導討論(如壹週刊786期),何況是衍生出來的案外案?而教育部竟將性平法的保護規定,不加節制的氾濫擴大而造成侵犯人民權益,強行將禁止命令擴及輔大師生內部針對該案所衍生的:學生之間的糾葛,師生之間的爭議,當事人對於系方處理的不滿…等等,全部列入「禁止討論」範圍,命令不得以任何形式之會議說明討論。此天皇鉅令,不知教育部法源依據何在?此違法濫權破壞法治之行為,令人瞠目結舌!

教育部此舉,已高度違反校園民主、系所自治、師生學習之空間。行政權力無限擴大,傷及人民權益,應立即撤回。何況此衍生之爭議案目前真相未明,是非未定,更需要有公共討論空間以受各界公評,教育部該命令及校方配合的解職令等作為,實大開性平法之倒車,民陣在此嚴正譴責教育部濫權及輔大校方懦弱之作為!

 

教育部禁止輔大心理系公共討論對性侵案處理過程之爭議,違反校園民主

首先,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葉大華在個人臉書表示,教育部的封口令,是她透過立委的關係向教育部施壓而來。我們要問,教育部究竟依憑什麼樣的法源依據,可以要求心理系所人員不得再做任何形式的討論?據了解,教育部是擔心當事人隱私外洩,但官方的擔心純屬多餘。因為,此案從一開始爆發,就是當事人自己站出來指控系所人員的處理方式涉及吃案,被指控的系所相關人員當然有必要回應,並公開(不涉及當事人隱私)先前的相關處理過程,供社會各界檢視,包括接受教育部的調查。

我們要問,既然是當事人自己站出來力爭,輔大心理系所又何洩密之有?同時,這樣的討論,焦點不是性侵案件本身,而是心理系方對於此案的處置。到目前為止,討論會上/會後,並未有洩密之虞情事發生,即令有洩密的部分,也只能依法要求行為人負起逾越法律之責任,怎能全面禁止?教育部一紙命令,並未敘明迄今心理系師生討論何處確實違法,即予以全面禁止,強行封口,威權再現,令人難以接受。更重要的是,公共討論不僅是回應當事人對「吃案」的種種指控,心理系相關涉案人員也在此討論過程中,接受檢驗與社會公評,而且對於其他校園教師如何處理類似案件的助人工作方法思辨,都有幫助。

因此,我們看不出來教育部憑什麼要求相關人員「禁止討論」?為何要禁止?難道人民所有對於是非的論斷、真相的探討、責任的釐清承擔,都難道僅能由國家機器出面調查、處置?真相就是政府說了算?由於此案發展至今,當事人的指控尚有許多有待釐清的爭點,以及當事人所在意的師生關係中的對話,又將置於何地?教育部此舉,根本違法濫權,大開校園民主倒車。既然法無禁止,教育部就該依法行政,不應侵犯社會該有的公共討論空間。

 

輔大校方將心理系主任免職,大開性平法倒車

其次,我們要問,輔大校方憑什麼將心理系主任何東洪免職?據了解,是因輔大性平會建議,心理系主任何東洪處理性侵案,已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1條第3項「學校或主管機關處理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應將該事件交由所設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處理。」校方據此逕行免除何東洪系主任一職。

根據前系主任何東洪在6/7輔大討論會提出的說明,系方有告知學生向性平會提出申請調查的權利,系上工作小組則是在司法與性平會之外新增的第三管道,法律並無明文禁止,且當事人巫同學也同意,並陳述當時她認為與工作小組為「合作關係」(請見6/7討論會逐字稿)。當初系方是基於教育目的,希望協助當事人雙方理解事情發生脈絡、負起每個人的行動責任、(除了法律責任外)當事人為做錯事情道歉、還有對當事人之外的學生做教育工作。倘若輔大性平會認為,這樣的工作小組因為涉及「調查」逾越了性平會職權,所以違法,那麼當初輔大性平會調查時,為何還參考工作小組提供之報告?性平會企圖切割責任根本自打嘴巴

更進一步說,是否以後只要類似案件裡,即便當事學生想跟信任的老師討論、訴說,只要涉及「案情」,因可能有違法「調查」之虞,都得自動跳過,老師只好請當事學生閉口?如此只會讓身處第一線的熱心師生噤聲縮手,而當事人更加感覺孤立無援吧?!綜合目前各種討論資料,輔大心理系的工作小組,應當是出於勇於任事而不是吃案,即便功敗垂成,至多是接受檢驗與檢討學習,國家機器豈可就此「封鎖」「堵死」所有建制之外的嘗試,更不應該「禁止」非建制發動的各種討論(在不涉犯現行法律之下)。此例一開,今後所有校內相關行動,都應需由性平會批准、核可方可作為,實際上是嚴重限縮了進步教育空間的可能性。

 

國家機器不能違法濫權,請教育部和輔大收回成命

我們呼籲社運界重視此事,此事目前是非尚難以定論,更需要有公共空間以釐清相關爭議。新政府剛上任滿月,教育部即敢對於公共言論空間橫加禁止,乃是國家機器違法濫權之惡行。而在教育部壓力下,輔大校方竟也同意將性平事件處理機制定於一尊,亦阻絕了建制外的教育輔導及學習空間,自失校園民主應有的尊嚴,對校園中的性平法實踐也是一大倒退!從教育的角度,課綱爭議未遠,而目前體制外的教育空間亦是百花齊放,教育部及輔大不應對性平事件的朝向緊縮處理,越是透明開放,才越能讓社會共同學習。

 

我們要求

一、教育部長潘文忠立即向社會道歉,收回「禁止涉案人員公開討論」的成命。

二、輔大校方展現自主性,拒絕接受教育部此一違法濫權之行政命令。

三、輔大校方收回對心理系主任何東洪的免職命令,立即復職。

 

教育部若不收回成命,期盼社會各界共同採取行動!


  •  
  •  
  •  
  •  
  •  
  •